听罗卡角的涛声 读里斯本的诗歌

2018-04-27 15:27:16 来源: 展爷

作者 覃展


从未想到,走进欧洲,第一脚竟然踏进罗卡角的涛声里。


海水吞噬岸礁,鼓足腮帮,竟然咽不下,哗地吐出,溅起滔天口水。如遇削立石壁,不管不顾将头撞去,碎成千万雪粒,砸出惊天涛声。乍一见到让你看得惊愕,听得揪心。然而正是这一波波顽固的较劲,被风牵扯,逐渐涨落有致,击成节拍,响出旋律,抑扬顿挫有了章法,突兀冲撞便奏出了悦耳华章。古籍上的单个文字,孤立无援,形单影只,怎么看都硬如顽石。聪明的人把它们有序排列,平仄对仗,渲染意境,立马有血有肉,变成惊艳的诗歌。


从古到今,全球涉足罗卡角的人中,最聪明的就是卡蒙斯。他精雕细琢出来的诗句,犹如天籁之音,从蓝天白云之间缓缓淌来,伴随飞翔海鸥和起伏涛声,如倾如诉,丝丝缕缕弥漫于碧水银滩。岛上一片灿黄,竟相绽放的三角芦荟,油画般层层抹彩,铺满全岛。拾阶而下,绕花而行,临海最前端一处平台,耸立高大石碑,葡萄牙国父、大诗人卡蒙斯的不杇名句“陆止于此,海始于斯”铭刻于上,下端还有一行表示经度和纬度的数字,罗卡角由此成为欧洲的天涯海角。念着这样的诗句,你会觉得罗卡角很美,生活很美。葡萄牙国土呈长条形,犹如停泊在欧洲大陆边缘的一艘驳船,而罗卡角就是最美丽的舷窗,是欧洲大陆最西端,风光旖旎,享誉全球,世人赞为“人生中最值得去的50个地方之一”。



罗卡角孤傲高冷,沉稳坚韧,大西洋浪尖咆哮而来,被撞得撕裂,震得玉碎。“罗卡角”英语是Cape Roca,葡萄牙语是Caboda Roca,意思是岩石海角。我等凡夫俗子,目及之处,也就是古朴皱裂的岩石。但在400多年前,卡蒙斯手持竖琴,临风而立,海草满头,海鸥在肩。霞光万道的礁石上,诗人长袖飘逸,目光如炬,掠过我们的前额,竟然看到了大西洋彼岸的惊涛拍崖,听到了震耳轰鸣。天地入胸臆,吁嗟生风雷,诗人仰天长啸,吟出了“陆地就此截住,海洋由此发端”的千古名句,震惊世俗,后人铭刻于碑,世代传诵。


耳畔还萦绕着罗卡角的阵阵涛声,车子已驶进里斯本。走过青石铺垫的街道,脚步清脆,声声可闻。左转两街,光线乍亮,豁然开朗,巍峨雄壮的热罗尼姆修道院映入眼帘。广场上游客接踵摩肩,排起了长龙。导游引诱说人太多,照张相就走吧。我已仄身进入排队人群,执意要参观。你可知道,1502年修建的热罗尼姆修道院,是流行于16世纪初曼努埃尔式建筑的典范,这里不仅有鼎铛玉石,名贵字画,最重要的,大诗人卡蒙斯就长眠于此,里面有他的石棺呢。靠写诗成为国父,全球仅此一人,能不让天下文人顶礼膜拜?近在眼前不去瞻仰,我会后悔得拿头撞墙。更何况,我的包里就有诗人巨著《卢济塔尼亚人之歌》。



热罗尼姆修道院气魄宏伟,风格独具。主教堂居中,顶部高高拱起,细长的八角柱支撑,棕榈扇形的拱形雕刻遍布其间,引人注目。进入堂来,四周灯烛荧荧,耳畔轻柔乐声缠绵悠悠。临门之侧,便是大诗人卡蒙斯墓地,上面摆着方形石棺。游人伫立,无不满目庄重,肃然起敬,弄文之人更是思绪飞翔早已超然物外。触景生情,冥冥之中,仿佛有吟诗之声,于心底涌起,向上飘渺,于房梁之上萦绕:


“看吧你们特茹河甜蜜的乳汁,

哺育出多么英明的达官贵人,

对待以诗歌为他们增辉的人,

赋予这种慷慨的恩惠作奖励,

看吧他们究竟为后世的诗人,

树立了多么好的奖励和借鉴。

激发瑰丽的才气和千古灵感,

使光荣永恒的事业万古流传。”


这是卡蒙斯的诗句,讴歌葡萄牙航海家达伽马率领勇士们远征印度的丰功伟绩,同时自勉要写出更好的诗歌。葡萄牙人代代相传,耳熟能详。卡蒙斯是与荷马、但丁、莎士比亚并肩的大师,倾毕生心血著写《卢济塔尼亚人之歌》,葡萄牙人尊为《萄国魂》,共有10章,9000行,堪称辉煌巨著。我早年读过,但也是囫囵吞枣,不解深意。启程之前临时抱佛脚,走马观花一轮,仍无感受,就如深山细猴品尝海鲜,吃不出味道。待到身临其境,耳濡目染之后,浑厚的文化底蕴从历史长河喷薄而出,漫向心田,浸入灵魂,纸上的诗句便活活泛动,呼之欲出。



漫步海边,大西洋绿如翡翠,此时静如平镜。岸边广场,屹立着葡萄牙海洋发现纪念碑,高近百米,气势非凡,这是葡萄牙的象征。1960年,为纪念航海王子亨利逝世 500 周年建立此碑,外形如同一艘扬开巨帆的船只,碑上刻有亨利和80位水手的雕像。亨利站立船头, 身后是助手加玛 , 两旁是随同出发的航海家、将军、传教士和科学家, 游人可登上碑顶 , 眺望海港艳丽的风光。葡萄牙航海历史辉煌,举世瞩目。然而当年,葡人航海的动机无非是宗教和金钱,对此,卡蒙斯是清醒的,他的诗歌既赞扬国人的勇敢,也揭示航海人掠夺钱财的行径,发出警句:


“黄金能使固若金汤的城堡陷落,

黄金能使朋友变为背信弃义的叛徒,

黄金能使高贵的人干出卑鄙的丑事,

黄金能使威武的将军变节投敌,

黄金能败坏女人的贞节,

顾不得丢人现眼,名誉扫地。”


诗人憔悴如斯,一身傲骨却囊空如洗。参加战争失去右眼,刺伤官员被捕入狱,刑满负债又被关押,逐出葡萄牙远走印度,辗转落魄来到澳门,与他相爱的中国姑娘却殒命河底,卡蒙斯颠沛流离近二十载才回到里斯本。诗人对祖国无比热爱和忠诚,却不对居心叵测的权贵摧眉折腰,发出的警句犹如晴空响雷。难道不是吗?葡人航海探险,在西非沿海留下一连串的“黄金海岸”、“象牙海岸”、“谷物海岸”和“奴隶海岸”,探险目的已昭然若揭。诗人文人固有的良知,呼吁国人保持警醒,撑住时代的节骨眼,目光睿智,胆魄超人,世人高山仰止。



毋庸置疑,大诗人卡蒙斯的国父地位在葡萄牙至高无上,受其影响,首都里斯本成为一个充满诗意的城市。中古世纪风情保存至今,狭小马路、古老电车、百年建筑无不展现昔日辉煌,沿街伫立的各种雕像惟妙惟肖,栩栩如生。500多年历史的贝伦塔,静守海岸,古朴沧桑,誉为世界第一个海关。从14至18世纪修建多次的辛特拉王宫,融合了哥德式、摩尔式及葡萄牙式风格,令全球建筑师心驰神往。自由大道北段连着庞巴尔侯爵广场,南端接起罗西奥广场,街旁绿荫簇簇之下,两个快乐女孩在喂鸽子,鸟儿扑翎,孩童欢笑。如今的总统府没有戒备森严,门口几个卫兵站岗,神情亲和,游人随便和他们合影照相。沿街店铺旅游商品琳琅满目,不吆喝不喧闹,安静地供游人选购。里斯本夏季晚上10点才天黑,早上5点天空放亮,随处可见葡萄牙人悠然行走。



步道蜿蜒,于沙滩上时隐时现。沿着海岸散步,风光怡人。里斯本依山傍水,沿坡而建,分布7个山丘,远远望去,或红或蓝的房屋和浓淡相宜的绿树交相辉映,鲜花点缀其间,宛如一座妩媚芬芳的大花园。城中园林无数,草坪井然,路旁松柏棕榈下,有三两僧人闲走,脚步温和。里斯本气候良好,冬不结冰,夏不炎热。全年大部分时间风和日丽,温暖如春,舒适宜人,是一个十分休闲、令人心旷神怡的地方,全球最大旅游平台TripAdvisor揭晓“2016年旅行者之选——全球最佳目的地”榜单,里斯本位列第12名。



天空湛蓝,海水碧绿,清风轻柔,伊比利半岛沐浴着灿烂的阳光。眼前有一沙滩排球场,几个少年裸着身子,腹肌凸出,腾地跃起,一球扣去,砸得四周尖叫连连,哨声掌声此起彼伏。浅滩之处,有年轻情侣祼足追逐,调情嬉闹,沙滩上脚印点点。游人则找幽静之处,三五成群,只留内衣,肌肤泛亮,在洁净的沙粒中或躺或趴,惬意地享受着日光浴。卖浴巾泳衣的银发老人,在安祥地打盹,偶有飞来的海鸥,啄食手中的糕点,老人挥起手,把半块米糕扔了出去,继续恬淡地眯了双眼……风光如画,生活如诗,如果寻找浪漫情怀,这里一定会让你流连忘返。沿着斯本海岸,任何一处风景,都使人陶醉其中。



“我的心灵和我的一切

我都愿你拿去,

只求你给我留一双眼睛,

让我能看到你。

有我的身上

没有不曾被你征服的东西,

你夺去了它的生命,

也就将它的死亡携去,

如果我还需要失掉什么,

但愿你将我带去,

只求你留给我一双眼睛,

让我能看到你。”


卡蒙斯的这首抒情诗《我的灵魂和我的一切》,有人理解为写给他的中国情人Ti-Na-Men,也有人认为写给祖国,但我更愿相信,是写给他魂牵梦萦的里斯本。诗人生长于斯,也长眠于斯,一草一木都令他眷恋不已。诗人已逝,屐声渐远,但诗魂从未散去,里斯本大街小巷诗意浓厚,无处不在。你可以在临街古老的“诗人学会”品茗静读,到香榭丽舍大街瞻仰“诗圣”雕像,也可以到深巷里的“诗礼屋”,喝上一杯浓缩咖啡,品尝波尔图葡萄酒,窗外杨柳抽枝,橄榄吐绿,虫鸣之音缠绵悱恻



离开海滩,转回宾馆,已是满城灯火。菩提树下,台阶之上,有流浪歌手在深情弹唱忧郁的“思乡曲”,那是用卡蒙斯的诗句谱曲而成,弦音如清澈溪水,从指间潺潺流出,音律逶迤,婉转悠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