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度度专访陈清泉:我们要建的不是充电站,而是充电网

2019-05-03 19:15:40 来源:南度度

人物介绍:陈清泉,中国工程院院士、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世界电动汽车协会创始人,被誉为“电动车三贤士之一” 和“亚洲电动车之父”。



人物语录:

“电动汽车要普及,要健康发展,需要做到‘1234’。”
“我们要建的不是充电站,而是充电网。”
“我国电动汽车跟外国的主要差距是能耗大。”
“汽车革命就是要解决人类未来出行。”
四流融合,即能源流、信息流、物质流、价值流融合,特别是把能源流变成物质流。
四网融合,即交通网、能源网、信息网、人文网融合。
“做好能源与互联网的融合发展,现在是最好的机遇。”


南度度: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我国电动汽车发展快速,但是推广之路困难重重,您怎么看目前我国电动汽车的发展? 对于促进电动汽车产业发展,您有什么建议?


陈清泉:目前电动汽车在一些限号的大城市还是很热门的。中国是缺油的国家,面临着很大的环境压力,对新能源汽车的需求比任何国家都迫切,所以我国必须要走发展新能源汽车的道路。


电动汽车要普及,要健康发展,我提出“1234”论点。第一是创新驱动。创新是一个产业长远发展的不竭动力。第二是双轮驱动,即政策驱动和市场驱动。政策驱动只能持续产能的增加,对促进技术的进步刺激不大,这时候就要靠市场来倒逼。第三是要做到“三好”,即好的产品、好的基础设施、好的商业模式。电动汽车发展要做到大家买得起,用得方便。第四是四网融合,即交通网、能源网、信息网、人文网融合。电动汽车是颠覆性产业,它不仅仅是交通工具,也是能源、信息、人文的载体,这四网要形成一个好的生态,智慧的车要有智慧的路、智慧的城、智慧的能源,所以必须要这几个产业融合发展,电动汽车才能够健康持续的发展。


现在电动汽车发展最大的障碍一个是充电站不够,另一个是电池的性能与价格还不能满足大家的需求。对于充电站不够的问题,其实我们需要建的不是充电站,而是建充电网。建孤立的充电站没用,要建充电网,把充电网纳入微网才有意义。电动汽车跟传统能源最大的区别是,电力是二次能源,不是一次能源,对电网来说,电动汽车是柔性的负荷,可以通过电动汽车削峰填谷,从而调节和改变能源的结构。


电动汽车行驶里程的顾虑,需要靠电池技术不断进步来解决,包括动力电池和燃料电池。动力电池和燃料电池是互补的,并不是互相对立的。短途小型新能源车用动力电池更加经济,长距离载重汽车则用燃料电池更划算。随着电池技术的不断进步,能量密度、功率密度将不断提高,成本也将不断降低,电动汽车性价比将越来越高。


南度度:我国电动汽车技术发展与国外的差距在哪?


陈清泉:这主要跟我们的政策有关系,因为我国电动汽车的发展,补贴政策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原来的补贴政策鼓励行驶里程,行驶里程越长补贴越多,并没有考虑这行驶里程长花了多少代价,没有考虑到能耗。所以我国电动汽车跟国外的主要差距是能耗大,原因在于轻量化不够、流线性不够、动力总成一体化不够。现在我们也正在往这方面攻关。


南度度:汽车产业正迎来一轮新的革命,电动化、智能化、共享化成为电动汽车未来发展方向。您觉得我们该怎么去实现这“三个化”?


陈清泉:汽车革命这“三个化”用另一句话来说,就是汽车革命要解决人类未来出行。未来人类出行要自由,但是自由的同时,还要做到安全、便捷、低碳、能源可持续。怎么做呢?就是我刚才说的要做到四网融合,交通网、能源网,信息网,人文网融合,汽车产业、电力产业、信息产业、关键零部件产业一起发展,以人为本,做到车、路、城智能化,智慧汽车、智慧道路、智慧交通、智慧城市形成生态,健康发展,革命才能成功。


南度度: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您觉得我们国家应该怎么去发展电动汽车?


陈清泉:要靠核心技术、领军人才。电动汽车普及,我估计要10到15年。那个时候,电池进步了,各种基础设施充电网也普遍了,就是刚才讲的“三好”普及了,电动汽车也就普及了,人们买电动汽车就是因为它性价比好。但今后五年将是最关键,也是竞争最激烈的时期,就看企业有没有核心技术,有没有领军人才。没有补贴没关系,中国对电动汽车的需求是非常大的。要在没有补贴的情况下做到满足市场的需求,必须要有技术实力,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和领军人才,才能够在市场上取胜。


南度度:您怎么看新造车企业?你觉得他们对电动汽车的发展会起到一个什么样的影响?


陈清泉:造车新势力跟传统汽车企业一定要融合,要相互合作。新势力企业是值得欢迎的,因为他们脑袋发达,对市场特别敏感,但是他们的身体不够强壮,因为制造电动汽车不像制造IT产品那么简单,汽车产品里面有几千到几万个零部件要经过认证,而且它的生命认证过程很严格,汽车制造积累了100年的经验,传统汽车产业明白,而很多新势力企业是从金融、IT等产业进入的,并没有深入了解汽车产业。总的来说就是新势力企业头脑发达,身体不够强壮,而传统汽车企业身体强壮,脑袋不够发达,所以这两个产业应该结合,互相学习。


南度度:您之前提过智慧能源系统的基础理论,您认为智慧能源系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目前有没有具体落地的项目?


陈清泉:智慧能源,除了安全、智能以外,最主要的是能不能够把原来没有用的能源变成有用的,这才叫智慧。从热力学来说就是把熵变成㶲。智慧能源系统是多结构的,很复杂,在这么多复杂结构当中,怎么把没有用的能源变成有用的就是系统的智慧。智慧能源系统光自动化、信息化还不够,还要进一步做到四流融合,即能源流、信息流、物质流、价值流融合,特别是把能源流变成物质流。把原本要弃风弃电的垃圾电利用起来生产化工产品,然后人们使用那些用垃圾电变成的化工产品,就是把能源流变成物质流,从热力来说,是把㶲变成熵。所以你要做的,首先是要把机理弄清楚,把大家公认的一些理论基础弄清楚,这是最重要的。


落地的项目目前国家已经有55个智慧能源示范项目,23个多能互补项目,不过根据我的标准它们还没做到真正的智慧,因为它们注重的是信息化,刚才也说过了光信息化、自动化还不够,重要的是看能不能把没有用的变成有用的,一定要有能源和物质的融合与耦合。另外,在智慧能源系统里面,一定要能够把能源转化为物质来储存,这储存不是简单的靠电池,而是靠各种能源存储方式把能源变成物质。


南度度:现在智慧能源发展的主要瓶颈是什么?


陈清泉:智慧能源发展第一要加强对机理的研究,因为新的东西能不能抢占机遇关键在理论基础、在机理方面。目前的智能系统,主要是集中于通过能源流和信息流耦合,实现熵增的最小化,但是这个不够,我提出通过能源流和物质流的耦合,实现㶲增最大化的机理。第二要制定好标准,项目要落地就要靠标准,并且这个标准一定要是大家认可的,因为智慧能源系统里有电力有燃气有煤炭,而我国各能源领域又各自为政,每个产业有自己的标准,每个央企也有自己的标准,但是智慧能源一定要把这些都打通,不打通的话,智慧能源就不能充分发挥作用,把熵变成㶲。生态要跨界融合,不同能源互补,才能实现真正的智慧能源。


南度度:对于能源与互联网的融合发展,您有什么建议?


陈清泉:做好能源与互联网的融合发展,现在是最好的机遇。因为中国市场大,国家强,国家也有一系列的政策支持,我们的经验也很丰富,我们要抓住机遇,现在主要是要提高思想、方法、机理、理论。能源网、交通网、信息网、人文网,从源到网到负荷到储能,要把它理清楚,关键就是要做智慧能源。做智慧能源一方面要把理论搞清楚,一方面要把应用解决。我提出采用纳网结构为基本单元,形成建筑能源与交通能源相融合的城市,智慧生态核心的模块是建筑光伏一体化,包括分布式储能,制氢以及快充,需要一体化的终端,最后形成终端网、园区网、局域网。这四个层次,采用基于生态熵和生态㶲的概念计算价值流,包含源-网-荷-储四个维度,融合综合能源系统多能互补与协同,控制发展,其核心是解决能源流、物质流、信息流传递过程的融合和优化问题,并通过工业互联网手段建立区域能源生态网络的智慧操作系统。


另外,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也是一个好机遇。最近中央印发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是指导粤港澳大湾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合作发展的纲领性文件,里面提出建成智慧城市群,大力发展智慧交通、智慧能源、智慧市政、智慧社区。怎么抓住机遇?就看我们如何利用智慧能源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中做一个亮点。粤港澳大湾区总量和经济量,现在已经超过了旧金山湾区、纽约湾区、东京湾区。旧金山湾区的特点是金融+高科技;纽约湾区的特点是金融+物业;东京湾区的特点是金融+高端制造。而粤港澳大湾区既有金融,也有高科技、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粤港澳大湾区有两个制度、三个关税区、三种货币,我们不要把这个当成壁垒,而是要当成互补,提高我们的创新驱动,提高我们的原创性和转化效益,掌握核心技术,培育领军人才,创新智慧城,建设一流的粤港澳大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