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从友大使分别接受瑞典通讯社、《快报》专访

2019-07-03 20:33:31 来源:北欧时报

7月3日,桂从友大使在观摩瑞典哥特兰政治周期间,分别接受瑞典通讯社记者埃里克松、《快报》记者罗格尔专访。主要内容如下。


瑞通社、《快报》记者问,大使先生为什么来哥特兰政治周?


答:瑞典中国商会在这里举办“中国日”活动。中瑞经贸关系历史悠久,合作成果丰硕。随着中国发展,中国市场将越来越开放。瑞典工商企业界都希望进一步扩大在中国的投资合作。瑞典中国商会举办“中国日”活动,就是为希望赴华投资兴业的瑞典企业搭建交流合作的平台,提供了解中国、了解与中国合作商机的机会。在当前单边主义、保护主义盛行的背景下,瑞典中国商会通过主办这样的活动告诉瑞典朋友们,中国越来越开放,欢迎瑞典企业去中国开展合作。相信你们不会反对。


《快报》记者问,政治周是政治性的,大使先生参加的活动只是商业性的,没有政治目的吗?


答:哥特兰政治周是开放的。我应瑞典中国商会邀请来参加“中国日”活动,同时也像其他国家驻瑞典使节一样来了解瑞典社会政治等方方面面的情况,并广泛接触瑞典各界人士,话友谊,谈合作。


瑞通社记者问,大使先生如何评价当前中瑞关系?


答:中瑞传统友好,双方在各领域开展务实合作的历史十分悠久。瑞典爱立信等跨国企业100多年前就进入中国市场。随着中国进一步发展,中瑞务实合作前景会更广阔。我们乐见两国良好关系的氛围持续下去。同时,我们希望瑞典一些人士平等对待中国,不要总是居高临下地批评、指责中国,不要干涉中国内部事务。中国政府和近14亿人民一直非常友善地对待瑞典和瑞典人民。我们要友好和合作,不要隔阂和对抗。


瑞通社和《快报》记者都问,是否有人批评中方参加哥特兰政治周?


答:哥特兰政治周对所有各方都是开放的。这个提问让我想到一个笑话。有几个人坐在大街上讨论民主,一个路过的人也想加入讨论,但遭到拒绝。他们说,我们在讨论民主,请你闭嘴。


瑞通社记者问,大使先生也愿讨论民主吗?


答:当然!民主、人权是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追求,当然也是中国党和政府的一个奋斗目标。瑞典有人总批评中国没有民主、人权,你有机会去中国看看中国人民正过着怎样有尊严的生活。中国人民享有很高水平的民主和人权。就人权而言,人权保障水平只有更好,没有最好,中国政府将继续为之努力,为中国人民享有更高生活水平、全面发展而不懈奋斗。中国中西部地区仍有近2000万贫困人口,中国党和政府下决心在明年帮助他们全部稳定脱贫。如果瑞典人士真的关心中国人权,就应该帮助中国的脱贫事业。


《快报》记者问,对中国的批评是否困扰您?比如关于人权和桂敏海。


答:相信你看到了刚才“中国日”活动的友好合作氛围。瑞典总是批评中国的人只是极少数。对外界的批评,只要是公正合理、符合中国发展需要的,我们都持开放态度。但我们坚决拒绝无端的猜测、批评、指责、偏见和成见。冷战早已结束,大家要对话、沟通、交流、合作,而不是一味指责和对抗。希望那些带着有色眼镜批评、指责中国和带着偏见成见看中国的人,能够用21世纪合作共赢的理念洗掉他们的冷战思维。




瑞通社、《快报》记者问,大使先生能否介绍一下桂敏海案?桂敏海为什么在中国被捕?


答:一段时间以来,我与瑞典各界人士广泛交流,多次接受瑞典媒体采访,已经把桂敏海案的真相说得十分清楚了。桂敏海在中国触犯了中国法律,中方主管部门正依法处理。这是国际惯例。中国全面依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瑞典极少数人试图通过施压要中方释放桂敏海。希望那些极少数炒作桂敏海案、批评中国的人士学点法律,有点法律观念和法治精神,不要做法盲。没有法治就没有民主,社会就会陷入无政府状态,你同意吗?


《快报》记者问,大使先生为什么批评那些就桂敏海案批评中国的瑞典记者?


答:按照那些记者所说的言论自由,我们也享有言论自由。还有些瑞典媒体人士称,外交使团无权对瑞典媒体的言论发表评论,这实在令人震惊。既然讲言论自由,为什么就只允许他们自己批评我们,却不让我们澄清事实、予以批驳?!哪条国际法规定外交使团不能对媒体的言论发表评论?!他们不能只给自己言论自由,却不让别人享有言论自由。


《快报》记者问,中国为什么将维吾尔人投入“再教育营”?联合国一份报告说有100万人在这些营地中,是为什么?


答:首先我要纠正你,新疆没有所谓的“再教育营”。新疆依法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员是有轻微恐怖行为或极端主义倾向的人。他们由于受教育水平低、生活条件贫困,易受恐怖主义、极端思想的影响。教培中心正是为了帮助他们提高教育水平和职业技能,帮助他们就业,回归社会。这是我们预防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有效措施。对付恐怖主义要标本兼治,消除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滋生的土壤。实际上,包括美、法等受恐怖主义威胁的主要西方国家都在采取不同的去极端化措施。瑞典也是恐怖主义的受害者。我注意到你们不允许境外受训的恐怖和极端主义分子回瑞典,也正在讨论要求瑞典境内有恐怖、极端主义倾向的人佩戴电子追踪器。为什么中国采取反恐和去极端化措施就不行呢?难道你们希望中国天天遭受恐袭吗?中国采取的反恐和去极端化措施不针对特定民族和宗教,只针对那些有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倾向的个人。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整天造谣说中国有“集中营”,他们去看过吗?谣言说一千遍也成不了真理。你提到的所谓“联合国报告”,是联合国哪个机构发布的?他们去调查过吗?所谓的“一百万人”是他们去新疆数出来的吗?完全是一派胡言!


我建议瑞典关注中国的人士多到中国看看,多了解中国,再发表评论。中国有5000多年历史、56个民族、5种全国性宗教、近14亿人,社会经济发展非常快。自己不去了解,只是道听途说是不行的。欢迎你和你的同事去中国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