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头条:号外号外!2019诺贝尔经济学奖揭锅,北欧时报四问诺奖大师

2019-10-14 11:49:38 来源:北欧时报

瑞典皇家科学院常务秘书悦然·汉森Görank Hansson(中)宣布本年度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北欧时报 摄


北欧时报新译科技斯德哥尔摩快讯(记者 吉利)瑞典当地时间10月14日上午11点45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在瑞典揭晓,由美国麻省理工大学学者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艾丝特·杜芙若Esther Duflo及哈佛大学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摘得奖项。获奖理由是表彰他们“在减轻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


皇家科学院经济学家介绍,2019年经济学奖获得者进行的研究大大提高了我们应对全球贫困的能力。在短短的二十年中,他们基于实验的新方法改变了发展经济学,如今这已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研究领域。


如今,仍有7亿多人生活在极低的收入中。每年,仍有五百万儿童在五岁生日之前死亡,通常死于可以通过相对便宜和简单的治疗方法预防或治愈的疾病。



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专家介绍/北欧时报摄


在记者提问环节,北欧时报连线采访经济学奖获得者之一艾丝特教授。


公布现场,北欧时报记者向连线中的获奖者提问。/北欧时报 摄



北欧时报经济学记者吉利:嘿,恭喜您,艾丝特!我是北欧时报的记者。据我所知,很多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每年到中国演讲,但是他们大部分的研究成果并没有在中国的学术和社会实践中得到充分认可,您怎么看这个问题?你认为你的研究成果可以在中国应用吗?


艾丝特(2019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者): 谢谢!我个人几乎没有对中国做过研究,但我相信这个奖项认可了很多学者的共同努力,他们中的很多都在中国工作过。中国的资源当然是要视中国的情况而定的,因为他们发生在中国。虽然中国已经经历了相当大的经济增长,人们比以前富裕很多了,贫困率也在下降,但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的很多地区,人们还是很贫穷,所以要理解人们在中国是如何工作的,他们的职责是什么,存在着哪些问题,并且如何解决这些问题,都是和我们的研究成果相关的。



在发布会结束之后,北欧时报经济学记者吉利专访了斯德哥尔摩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教授Jakob Svensson)./人民网记者拍摄


北欧时报:艾丝特是历史上第二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性。您认为这对女性学者重要吗?评委会在评审过程中是否会把女性科学家放在优先位置考虑?


雅各布(斯德哥尔摩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教授Jakob Svensson, 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委会专家):我先从你的第二个问题开始回答。我们决定把这个奖项颁给艾丝特并不是因为她是女性,而是因为她做出了大量的研究成果,这些研究成果对于经济学研究领域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贡献。我认为艾丝特是一个先驱,她获得诺贝尔奖会激励很多的女性学者,我相信在未来会有更多的女性获得这个奖项。


北欧时报:中国实行的是创新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也因此在短短三十年的改革开放跃上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您怎么看待中国经济对人类的贡献?


雅各布:中国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实现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中国从几十年前的一个贫困问题很多的国家,变成了现在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当今世界经济的一个重要的参与者。所以显然中国的改变是巨大的,不仅仅是对于中国自己,而且是对于全世界都有着很大的影响。


北欧时报:那么这次获奖的研究成果会对中国有什么影响呢?


雅各布:这次的奖项是授予一个研究方法的,这个研究方法帮助我们识别问题的原因,和解决贫困问题的政策,它是有很多方面的,比如教育和不同的收入是如何产生及分配的。我认为尽管中国已经解决了大部分的贫困问题,但显然贫困问题还是存在的,比如公共卫生医疗服务问题等等,这些问题都是有待解决的,所以我认为这个研究方法对于识别这些问题的原因,是会对中国非常有用的。


北欧时报:您可以给想做经济学学术研究的后辈一些建议吗,如何做出更好的研究?


雅各布:哈哈,我认为我最强烈的建议就是要努力学习。不要害怕创新以及尝试新的事物。还有就是,要相信你自己,我认为这点对于女性来说比对于男性更重要。




获奖者简介

阿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是一个美国的经济学家。他目前是麻省理工学院福特基金会国际经济学教授。 Banerjee是Abdul Latif Jameel贫困行动实验室的共同创始人(与经济学家Esther Duflo和Sendhil Mullainathan一起),是贫困行动创新研究的分支机构,也是金融系统与贫困联盟的成员。Banerjee是发展经济分析研究局的主席,国家经济研究局,研究员在中心经济政策研究,基尔研究所的国际研究员,研究员在美国文理科学院,并在研究员计量经济学会。他还曾担任过古根海姆研究员和阿尔弗雷德·P·斯隆研究员。他是《贫穷经济学》的合著者。


法国发展援助经济学家埃斯特·杜夫洛(Esther Duflo),她是过去十年间其论文被全世界引用最多的女性经济学家以及众多重要经济著作的合著者。莱因哈特以其敢于质疑传统的经济理论而闻名。她的第一篇发表于1993年的著名论文是与IIVIF的另外两名经济学家吉列尔莫·卡尔沃(Guillermo Calvo)和莱昂纳多·莱德曼(Leonardo Leiderman)合著的。该论文对IIVIF和其他组织内部盛行的一个观点提出了质疑,这种观点认为资本之所以流向拉美国家,其原因是这些国家的经济政策很好。不过,这三名经济学家认为,是外部因素(包括有利的全球环境以及低利率)激发了投资资本的流动,如果外部状况发生变化,这种资本流动就可能很快停止。事实证明这三名经济学家的观点是正确的:当外部环境发生变化后,墨西哥于1994年开始,以及很多新兴市场经济体(包括亚洲地区于1997年,俄罗斯于1998年,阿根廷于2001年)均先后经历了资本流动的“戛然而止”。几年之后,莱因哈特和另外一名经济学家格雷西·卡明斯基(Graciela Kaminsky)对另外一个为世人接受的看法提出了质疑。这种看法认为,危机主要是通过贸易联系从一国转移至另外一国。事实上,他们发现,这种连带效应的根源在于当时还很少对融资渠道进行研究。


迈克尔·克莱默(MichaelKremer)是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系发展中学会的教授。他是美国艺术和科学院院士,麦克阿瑟奖学金和总统学院奖学金的获得者,并被世界经济论坛任命为全球青年领袖。Kremer最近的研究调查了发展中国家的教育、卫生、水和农业。他被评为科学美国人年度50名研究人员之一,并因其在卫生经济学、农业经济学和拉丁美洲的工作而获奖。他帮助开发了疫苗预先市场承诺(AMC),以刺激私人投资于疫苗研究和发展中世界疾病疫苗的分发。2010年秋季,他成为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发展创新企业(DIV)的创始科学总监。克雷默博士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他是精准农业促进发展委员会的成员。


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背后的故事


阿比吉特·巴纳吉和埃丝特·迪弗洛曾合著《贫穷的本质 》


《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是2013年中信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是阿比吉特·班纳吉 (Abhijit V.Banerjee)与埃斯特·迪弗洛 (Esther Duflo),是一本经济学著作。《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的两位作者深入五大洲多个国家的穷人世界,调查贫困人群最集中的18个国家和地区,从穷人的日常生活、教育、健康、创业、援助、政府、NGO等生活的多个方面,探寻贫穷真正的根源。


《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的两位作者在本书中探讨:为什么穷人吃不饱饭还要买电视?为什么他们的孩子即使上了学也不爱学习?为什么他们放着免费的健康生活不去享受,却要自己花钱买药?为什么他们能创业却难以守业?为什么大多数人认为小额信贷、穷人银行没什么效用?15年以来,为了弄清为什么会贫穷,贫穷又会导致哪些特定问题,从而不断让穷人陷入无法逃离“贫穷陷阱”的怪圈,《贫穷的本质》的两位作者深入五大洲多个国家的穷人世界,调查贫困人群最集中的18个国家和地区,从穷人的日常生活、教育、健康、创业、援助、政府、NGO等生活的多个方面,探寻贫穷真正的根源。同时,《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也对关于贫穷的一些流行观点进行了反思,比如援助越多穷人的依赖性越强,外部援助不起作用等等。他们指出,多年来的扶贫政策大都以失败而告终,原因就在于人们对于贫穷的理解不够深刻,好钢没有用在刀刃上。《贫穷的本质:我们为什么摆脱不了贫穷》用大量实例,提出了一些实用性较强的建议,寻找那些经得起检验的扶贫方案,为政策制定者、慈善家、政治家及所有希望天下脱贫的人提供了重要指导。


该书用九章大篇幅,从营养、健康、教育、生育、风险管理、贷款、存款、创业、政治参与等九个方面探讨穷人的生存、选择和突围,以及援助、制度对穷人的意义。穷人进行选择的困顿以及消除贫困的理论、政策的种种困顿,在这些章节中被充分揭示出来。该书至少给我们充分区分选择的两种状态,一种是穷人的选择,或者说穷人的非选择;一种是非穷人的选择。从该书可知,选择是需要空间的,这空间至少要大于自身的温饱条件,否则由于可供选择项的稀少而使得残存的选择毫无意义,或者说不同选择之间的差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由来


根据瑞典著名化学家、硝化甘油炸药发明人阿尔弗雷德·伯恩哈德·诺贝尔(1833-1896)1895年立下的遗嘱,诺贝尔奖项只包括化学奖、物理学奖、文学奖、医学奖与和平奖。所以,最初是没有诺贝尔经济学奖的。

为什么要增设这样一个奖呢,又为什么是经济学奖?这需要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


那时,瑞典的银行业和商界正忙着灌输“自由市场”经济改革。他们希望政治监管变松,让他们得以控制国家的中央银行。


“瑞典银行当时希望自己能免受60年代末的民主问责制影响。针对银行到底能不能拥有有效的政治独立性,当时瑞典发生过一起很大的政治争端。”圣母大学经济史教授菲利普·米劳斯基称:“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银行需要声明自己具有某种科学的公信力,而非植根于政治支持。”


于是,支持自由市场经济、反对政府过度干预的第一代新古典主义经济学(Neoclassical Economics)思想被用于为中央银行争取政治独立的运动之中。然而在当时的瑞典,几乎没有人把这些理论当回事。人们都觉得,争取中央银行独立性,不过是为了把民选政府对经济事务的控制权转移到商界巨头手里。


1968年正值瑞典国家银行的300周年庆典,瑞典国家银行以纪念诺贝尔的名义推出了这个经济学奖,并向诺贝尔基金会捐献了这个奖项的奖金。至此,这个经济学奖与举世瞩目的诺贝尔奖产生了关联。时至今日,诺贝尔奖官方网站已将“瑞典银行经济学奖”归入“诺贝尔奖”一栏。


诺贝尔经济学奖由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组成的评委会评定,评委会包括5名到8名成员。每年评委会从世界各地收到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提名有200个到300个。在经过资格确认、初选、复选后,评选结果在每年10月的一个星期一公布。


诺贝尔经济学奖可以颁发给单个人,也可以最多由三人分享,其主要目的是表彰获奖者在宏观经济学、微观经济学、新的经济分析方法等领域所作的贡献。


每年12月10日,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奖仪式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行,瑞典国王亲自向经济学奖获得者颁发获奖证书、金质奖章和奖金支票。


最年轻奖项经济学奖有啥用?

这是2019年诺贝尔奖中最后一个颁发的奖项。与生理学或医学、物理学、文学奖等诺奖“元老”奖项不同,诺贝尔经济学奖到1969年才首次颁奖,是诺奖中“最年轻”的奖项,从1969年首次颁奖至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已经颁发了50次,至今有80余位经济学家获奖。


“契约理论”,“市场力量和管制的研究”、“资产价格的实证分析”……看看往年获得诺贝尔奖的经济学研究,复杂的术语难免让普通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其实,经济学理论看起来非常复杂,但经济学思想其实都很简单——


1981年,托宾因投资组合理论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别人问他为什么得了奖,他说,我发现“不能把鸡蛋放进一个篮子里”。


1990年,默顿米勒因为公司财务理论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则如此解释自己研究的实质:“我证明了把一块美元从一个口袋放进另一个口袋,你的财富不会发生任何改变”。


就连诺贝尔奖本身的发展壮大,也和经济脱不了关系——今年的奖金数额达到了900万瑞典克朗(约合人民币740万元),而诺贝尔奖之初仅有3100万瑞典克朗作为基金。若无后人对这笔钱进行合理的理财、投资,3100万克朗就连今年的颁奖金额也不够。


专家指出,诺贝尔经济学奖反映了经济分析的某些特点和趋势,从新的度重新观察经济体系的新方法,这其中包括信息经济学、人类资本、博弈论以及制度经济学等等,这些特点和趋势反映了经济学与现实世界的紧密联系,已经远远超越了通常所认为的传统经济学。


此外,经济学家们在不断地拓展经济学的边界,把这些原理在现实世界里找到合适的应用,才能凸显出经济研究的价值。



公布现场/北欧时报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