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秋的颜色

2019-09-18 09:24:18 来源:北欧时报

香港,中秋的颜色

(文:潘铭基每年九月份开学,都期盼著第一个假期。这个假期有时候是国庆,有时候是中秋节翌日。香港的中秋节不放假,放假的是中秋节的翌日,用意在于方便市民晚上外出赏月、参加灯会,回家然后可以睡个好觉,一直以来,都以为这个政府好不贴心,细心的考虑了老百姓的需要。当然,有些国家和地区是连续放几天假,那更是赏心乐事。遍观一些会过中秋节的地方,港澳同气连枝,都是翌日才放假,中国放的是中秋节当天,韩国是连续放假三天,越南、马来西亚、新加坡虽然也过中秋节,但是没有一天的假期。


中秋节是团圆的日子,跟家人、朋友团聚,众声喧哗,高谈阔论,让人特别喜欢。先母在中秋节出生,每年这天,从前,都不用吃生日蛋糕,只吃月饼可也。赏月是中秋节必备的活动。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苏轼的说话,过了一千多年,依然没有过时。月亮自己不会圆或缺,因为月球根本不发光,它的光是源于对太阳光线的反射。这是我们小学阶段已经学会了的,只是少了一份诗意。月亮永远尽了它的本分,或圆或缺,或光或暗,都是外在因素的影响。中秋的月亮,仍在发热发光。母亲已经不在,中秋的团圆早就不再圆满。



2019年的中秋月色在香港


外公是闽南人,小时候,在中秋的晚上,难得的不用早早上床睡觉。我们不一定在玩花灯,但一定会玩一种名为「博饼」的游戏。博饼相传是明代末年郑成功的部将发明,是一种「掷骰子换奖品」的大众娱乐活动,用六粒骰子投掷,视掷出的点数组合决定奖品。传统的奖品为大小、数量不同的月饼。我们的奖品是硬币,包括一角、二角、五角、一圆、二圆,大奖是五圆。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游戏胜负如何,压根儿不重要,追求的只是团圆的喜悦。


中国人都喜欢大团圆。《红楼梦》很多人都读过,结局如何,暂且不论。全书一百二十回,后四十回无论是伪作或续作,反正主流意见均以为不出原作者之手。但是,即便如此,后四十回还是保留了前八十回的悲剧元素。王国维《红楼梦评论》说:「吾国人之精神,世间的也,乐天的也。故代表其精神之戏曲小说无往而不著此乐天之色彩:始于悲者终于欢,始于离者终于合,始于困者终于亨。」鲁迅《中国小说的历史变迁》:「中国人的心理,是很喜欢团圆的,所以必至于此。……凡是历史上不团圆的,在小说裡往往给他团圆;没有报应的,给他报应,互相骗骗。──这实在是关于国民性的问题。」中国人都喜欢大团圆,莫过于此。中秋佳节,月是圆,但人的团圆,才是中秋节的意义所在。


中秋节还会吃月饼,月饼也是圆的。从小到大,我吃月饼,都不喜欢切开。不是因为嘴馋,是出于不解。常言道,月到中秋份外圆,中秋人月两团圆,月饼既然象徵了团圆,何以要切开?切开了,分裂了,何可言团圆?当然,人长大了,明白月饼吃太多其实并不健康。传统莲蓉月饼因为用上大量糖份和油,吃一个传统月饼已等于四碗饭的卡路里。但看到儿子整个月饼拿起来大快朵颐的模样,我又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想起了中秋节是团圆的日子。


今年,在香港,中秋节仍然是开学后的不久,依然是第一个假期。不同的是,电视内、市面上没有了铺天盖地的月饼广告,或许,是这些广告都吸引不到大家的注意力。其实,销售月饼的电视广告仍在,只是在当前政治议题的衝击下,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了两种颜色。两种不能代表全香港缤纷色彩的颜色。因为一些言论、因为一些财团的背景,有些人便戴上了只能办别黄色蓝色的眼镜,于是,有些月饼品牌要支持,有些品牌要罢买。在电脑的世界裡,只有0和1,人为甚麽不是电脑?为甚麽要驾驭电脑?因为我们的认知能力远超0和1。我们的香港,不应该只有两种颜色,不应该只有0和1存在。


这三个月以来,乘搭香港的交通工具,走在香港的街道上,感受到的只有沉重的气氛。良朋共聚,原本谈天说地,很快便又回到当前的局势上,让人难以呼吸。传媒报道了事情的冰山一角,即使兼听也不见得则明,只是了解多了冰山的几个角。作为知识分子,作为香港人,我在这裡出生和成长,真的是「四十年来家国」。几个月来,因会议和旅游之故,曾经到过中国内地、德国、捷克、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韩国、台湾、澳门,无论是朋友或陌生人,知道我是香港来的,便都问及香港的现状。于是,无数次,从头说起,几乎比起我每年重複的教学内容还要多,一之又一次的谈到了香港现在的困局。


没有人喜欢暴力,尤其是以暴易暴。《史记.伯夷列传》引伯夷、叔齐说:「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一方暴力,另一方应以最少的暴力制止之,否则暴力衝突无日无之,生活自不得安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表达诉求,一定会得到文明社会的支持;如果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表达诉求,对方仍然施暴,那麽民心背向,自当侧倾。在《孟子》书裡,曾经记载齐人伐燕一事。齐王尝问燕国可不可攻伐,孟子没有正面回应,只表明唯有天兵天吏可以伐之,要以有道伐无道,否则只不过是以暴易暴。可见,中国古人都很理智,如此优良传统,自当秉承。我家住新界,已经有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家人都不敢跑到香港岛,怕的就是双方的衝突。到外地开会,已经多次遇上了道路或机场交通的堵塞。不便是其次,心痛的是香港何时变得不便出行。过几天是女儿的生日,我到港岛区的一家店舖买了些生日礼物,回家后,女儿问东西是哪裡买来的?我说从港岛区,女儿便哭了,她说爸爸冒好大的风险呢!我哭笑不得,在媒体的渲染之下,香港岛仿如战场,其实只要不立危牆之下,也没有甚麽危险的!市民还是要生活,学生依旧要上课,身处其中,才能打破媒体报道裡的迷思。


香港从来都是一个和谐的社会,起码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都是。甚麽是和谐?和谐并不是一百个人讲同一句说话,和谐是在一百个人讲一百句不同的说话之馀,而又能互相尊重。这不是甚麽艰深难明的道理,早在2500年前,至圣先师孔子便曾经说过简单的四个字——「和而不同」,说的也就是这个道理。黄色、蓝色,这世界还有许多的颜色,社会不是一场辩论比赛,不必只有正方和反方,中立不代表没有立场。这就像很多人都误解了甚麽是中庸之道,很多人以为中庸之道只是在两事之间取得平衡,其实不然。甚麽是中庸之道呢?宋人程颐说得最好,他说:「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特别要注意「正道」二字,其实中庸就是「不偏不倚之正道」的意思。因此,能否行乎正道,至为关键。我们要容许有著不同意见的人以和平的方式表达不同的意见。香港的成功是建基于完善的体制之上,如果肆意破坏,只顾著争取而忘记了背后的义务,放弃了核心价值,香港便不再是香港了。


团圆,简单的两个字,要做到并不难。到公园看看花灯,席地而吃月饼、水果,这个中秋节的香港似乎都没有了如此的閒适。即使坐在公园的草地上,依旧在论政。讨论未来,彼此要释出真正的善意,不要只做门面的功夫。然后,我又看到了月饼,一刀切下去很容易,一个完整月饼分成两半,再切一刀,变成四块。儿子说:「不要切!」仰天长啸,像是央求刀下留人。他想的是要将整个月饼鲸呑。可是,刀已落下,不可挽回。月饼的裂痕已成,儿子皱皱眉头,带点不满,勉强接受。月饼不可重新拼合,即使勉强拼在一起,裂痕已成,如何修补,大费周章。今天,香港社会的裂痕已成,谁说黄色和蓝色代表了全香港市民的心声?香港本来就是五彩斑斓的和谐社会。有些家庭,因为父母与子女政见不合,非黑即白,非白即黑,势同水火。这便是典型的香港现况。香港如要走出困局,必待对抗双方暂时放下成见,始于足下,用尽努力和诚意修补裂痕。期望明年的中秋节,不单止是每一个家庭,而是全香港所有人都可以团圆在一起,揭开新的一页。

作者简介:
潘铭基,香港中文大学中国语言及文学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刘殿爵中国古籍研究中心名誉副研究员、伍宜孙书院副辅导长;并任越秀外国语学院中国语言文化学院特聘教授、大禹与中国传统文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以及世界华文旅游文学联会理事等。学术兴趣在儒家文献、汉唐经学、历代避讳、域外汉籍、唐宋类书等。著有《孔子的生活智慧》、《贾谊新书论稿》、《孟子的人生智慧》、《颜师古经史注释论丛》、《贾谊及其新书研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