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中國/追尋賈平凹足跡 西安酸湯水餃

2020-09-01 07:20:59 来源:梅春帆

白滾滾的水餃泡在紅油酸湯裡,有一股很特別的酸香。 梅春帆/攝影白滾滾的水餃泡在紅油酸湯裡,有一股很特別的酸香。 梅春帆/攝影


來西安,有一個名人不能不提一下,就是小說家賈平凹,他可以說是華人作家中繼莫言之後,最有可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小說家,而他在西安各處吃過的美食,自然也形成了一張美食地圖。酸湯水餃就是賈平凹常常上門享用的民間美食。


酸湯水餃的好吃在於酸湯,食材上老醋就很重要,好喝的酸湯端上來一定要有稍許有點嗆味,但是又不嗆口;喝下去會讓你開胃,卻不會喉嚨一緊吞嚥不舒服。講究的店家一定是自己熬製老醋酸湯,成為獨家的配方,包括香葉、八角、桂皮、紅糖必不可少,至於老醋的來源,那可就是「不可說,不可說」了。


我找一個周六的上午,大約十點多鐘,比較不會人擠人,循著地圖找到了賈平凹最愛的「城南餃子館」,在紅專南路上;這一條路很美,路面不寬,容許雙向來車,整條路看上去,都罩在高聳的濃濃梧桐樹樹蔭裡,陽光透著樹蔭灑下來,很類似台北的富錦街文青小道,立秋過後天氣涼了,來走一走相當舒服。


點了三兩韭黃牛肉水餃,大約15顆水餃的份量,一盤涼拌小黃瓜和西紅柿。桌上放著一瓶老醋,紅油辣子,還有一大碗蒜頭。在西安吃水餃習慣是一口餃子一口大蒜,這裡的大蒜很奇妙,吃起來不辣,一碗酸湯水餃吃下來吃個四、五顆大蒜也是平常的事。


酸湯水餃煮好了端上桌來,一顆顆白滾滾的水餃泡在紅湯裡,酸湯的佐料有祕製的老醋、醬油、綠葱、香菜、蒜苗、蝦皮,再淋上一大勺油潑辣子。其實我覺得酸湯的佐料己經夠鹹夠酸了,還是見到其他桌的人又再調了一碗佐料沾水餃,口味很重,我也試著調了一碗,才覺得這樣吃起來的確更香。餃子的口味還有雞蛋韭菜、大肉芹菜,可以很隨意。


餃子餡是韭黃加牛肉,西北重要香料孜然的味很濃,還有花椒的味道,餃子皮由於是現桿的,吃起來有嚼勁,泡在湯裡也不容易爛,可以慢慢品味,一口湯一口水餃,一口大蒜,周末的時光特別愜意。


大鍋裡的水餃準備起鍋,熱騰騰的蒸氣讓人食指大動。 梅春帆/攝影大鍋裡的水餃準備起鍋,熱騰騰的蒸氣讓人食指大動。 梅春帆/攝影


吃完了水餃,刻意和煮水餃的師傅講講話,想多了解賈平凹的一二事,師傅說早年賈平凹幾乎一周會來二三次,喜歡吃水餃,現在沒這麼頻繁了,估計也是各地演講的邀約多了,就不常來了。廚房的一角,一個個大碗己經加了佐料,疊了三四層高,可以想見待會午飯的人潮一湧出來,會有多忙,碗擺好了,佐料加了,人多了可以馬上加湯加水餃就上桌。


在西安,吃酸湯水餃幾乎成了每周必來報到的事,可能是大眾化的飲食習慣,一般餐廳做出的水準都不差,到處都可以吃到好吃的酸湯水餃,但是城南餃子館多了賈平凹的足跡想像,來城南餃子館吃餃子,就像在上海去張愛玲喜歡的「凱司令」吃栗子蛋糕一樣,吃的是文人情懷。


我很喜歡賈平凹的小說,有很多你可能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碰到的人,不可能去過的地方,不可能經歷過的事,賈平凹常往農村裡跑,大山大水,那股民間的韌性都顯露在他的小說裡。賈平凹與作家三毛,沒見過面,但是有通過書信,在賈平凹的文章中有提到這一段文人佳事,三毛去杭州開會,透過朋友轉達了他喜歡賈平凹小說的心情,三毛說:「他用詞很怪,可很有味,每次看完我都要流淚,眼睛都要看瞎了。」這段文人雅事就留在了久遠的時空裡。


西安建築科技大學有一個賈平凹文學藝術館,地方不大,收了賈平凹的著作、墨寶,還有記錄他足跡的點點滴滴,離城南餃子館也不遠,吃完餃子踱到這裡一遊,如果再晚些時候來,時令進入秋冬交界,建築大學的銀杏是有名的,校園裡的天空、地上盡是黃澄澄的杏葉,鋪滿了心情。


作者:梅春帆

從事媒體工作超過三十年,財經趨勢的觀察者。曾長住上海、北京、西安等城市。喜歡美食,熱愛自己下廚,探索味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