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琦:做最好的人

2020-10-27 15:17:07 来源:潘琦


今天是国雄大哥逝世三周年纪念日。三年前那天早晨,我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散步晨练,突然手机响起来,打开一看是北京侄女小梅发来的信息:“叔叔,我父亲已于今天早上五点走了!”当时我一下子就懵了,心里一团糟,沉浸在悲痛之中。当天晚上一个人坐在书桌前,想写篇悼念他的文章,可是望着面前摊开的稿纸,却写不出一句话。我痛苦地想,国雄大哥的逝去,仫佬山乡失去了第一代仫佬族大学生,国家失去了一个优秀的科技人才!我们家族失去了一个才华横溢的亲人!万分悲哀之下,理不出一个头绪来。我索性放下笔,先什么也不写了。


三年过去了,我的心情早已平静下来。最近清理一下多年的书信,发现国雄大哥给我写过好几封书信,其中一封是2003年写的:“潘琦弟,这次回来参加宜高同学聚会,看到家乡的变化,内心里涌现出难以表达的兴奋。记得我小时候,看见村上春鸾家大门挂着那块‘进士’的牌匾,内心有一种亢奋的情绪,它是一种为我们家族、民族感到无比荣耀的心境……”字里行间,看得出他从小就有一种为国家、为民族争光的雄心壮志,让我想起许多他的往事。


我们的家族按辈分排行。潘国雄1936年出生,比我大8岁,通常叫他大哥。我上小学时,他在宜山读高中,很少见面。但他读书刻苦用功,智慧超群,在学校如何聪明过人,成绩拔尖的传闻,耳濡目染,我从心底里钦佩他,村里的年轻人都以他为榜样,决心好好读书,走出大山,光宗耀祖,报效国家。他1955年以优异成绩考取北京大学物理系,成为新中国仫佬族第一代大学生,当时轰动整个仫佬山乡。1962年他研究生毕业,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从此与中国高新技术的研究、开发、利用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个出生于大山里的仫佬族儿子,凭着自己纯洁的爱国之心,民族之情,以超凡的才智和毅力,上世纪六十年代就投身于国家高精尖科技项目的研究,极不寻常,难能可贵!


有人才专家认为,如果一个人被摆到了适当的位置上,他的潜在智慧便会创造出双倍的奇迹。刚刚走上科研岗位的潘国雄,在研究所里受到重视,让他参与中国第一支平面晶体的研制、中国第一块集成电路的测试与开发,此两项成果均获国家科技大奖。后参与中国第一台机载计算机所需要的集成电路器件的研制和生产,并担任电路测试组负责人。还先后参与国家大型高速计算机的新型器件的研制,其研究成果得到钱学森、朱光亚等科学家的肯定。


他刻苦钻研,细心谨慎,认真负责。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他参与了耿氏器件畴雪崩弛豫振荡的研究,为解决大功率晶体管微波器提供了新途径,其研究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后来又让他专门从事半导体器件的计算模拟,1978年在耿氏器件静止畴的计算机模拟中,首次发现器件端电压提高到一定值,静止高场畴将转变为动态畴,这一计算机模拟得出的结论后来又为实验所证实,这一研究成果凝聚着潘国雄等优秀专家汗水和心血,获中科院科研成果奖。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电子计算机技术刚开始使用,他立即转入微机软件的研究和开发,先后为国内多家大公司和企业研究应用软件。其中研制和开发的“时空医学诊治软件系统”在解放军总医院等六个单位使用,都得到好评。他曾担任过北京中联计算机系统工程公司总工程师,负责公司对东南亚、独联体等国家、地区和组织的计算机等电子产品的出品贸易。


在长期的科研实践中,国雄大哥不断总结升华为理论学术成果,他先后在《中国科学》《半导体学报》《半导体通讯》等刊物发表研究成果以及论文、译文。是中国电子学会会员,中国仪器仪表学会计算机研究会成员。


把一生献给国家的科研事业,他丰硕的研究成果,丰富的研究论著是一份珍贵的财富。在当今科学技术迅速发展,各种新技术不断涌现的新时代,他那种坚韧不拔的研究精神,勇攀科学高峰的雄心壮志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


国雄大哥近二十岁便离开仫佬山乡,但他时时都牵挂着家乡的人们,关心、关注着家乡的建设,常抽空回家乡走走看看。我和他偶有见面,他个子蛮高,一身富态,有学者气质,还能讲一口流利的仫佬话,话头不多,讲起来很有条理,语气平稳,时不时露出和蔼的笑容。他常给我们讲述小时在村里生活的故事和在外面知道的奇人趣事。他说,有一次家乡有亲戚去北京,带他们在天安门广场参观,都讲仫佬话,游客以为他们是外国人,问是哪国的?当他说明是广西仫佬族时,游客们马上围过来,十分好奇地问这问那。这事对他触动很大,常感慨地说,我们仫佬族要迈出广西,走向全国,冲向世界,一定要加大宣传力度,让国内外的人都了解仫佬族,一个封闭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


作为老大哥,他十分关心年轻一代的成长,希望我们早日成才。常叮嘱我们,好好读书,刻苦学习,做学品兼优的学生。 


1963年我和他堂弟潘国强高中毕业,准备考大学,当时我们对考上大学信心不足,如何复习迎考,考什么学校?心里没有一点底。碰巧他从北京回家探亲,得知我们心中的迷茫。有一天他和七叔代业约我们一起去野游,那天清晨,我们沿着山乡崎岖的公路步行。三月的南国,阳光明媚,满目绿荫,惠风和畅,心旷神怡。一路上他俩不停地讲述自己考大学的经历,描绘大学里优美的学习和生活环境,绘声绘色地讲大学生活的故事,生动风趣,引人入胜,深深地打动和吸引着我们。末了,鼓励我们,高考一定要有自信,有良好的心态,有足够的功课准备,考场上能正常发挥,做到了这些,考上大学不是一件难事!过后我才感悟到,他们是用这种方式指导和激励我们考大学,用心良苦啊!心里无比感激!在他们的精心指导和鼓励下,那一年全县四十多名同学参加高考,考上4名,我和潘国强分别被中南民族学院和华南工学院录取,成为仫佬族新代大学生。这些事虽然已经过去几十年了,但我还记得清清楚楚。每当想到这些,心情依然十分感动,身上总有一股暖流。在国雄大哥身上我深切地感到,一种仫佬族人本质的真诚,天性的温厚,开阔的胸襟和质朴的亲情。


他很爱家乡。我到自治区工作以后,常上北京开会,每次在北京见面,他都问起家乡的事,一说起村里的人,讲起家乡的变化,他不胜神往,对乡亲们的殷勤和吃苦耐劳十分感慨。每当家乡人去北京,不管是近亲还是远邻他都盛情接待。寒暄之后,便嘱咐家人备好酒菜边吃边聊。大嫂是个贤惠大方,热情好客的北京人,从不嫌弃家乡的客人,每次都买了很多北京特产,大包小包让乡亲们带回去。大哥的家庭是我见到的最和气的家庭,时时都洋溢着亲切和谐气氛,令人羡慕。


他退休那年写了封信给我:“退休后,我便很少参加单位和社会活动,把更多的时间留给自己。我一直有看书学习的习惯,每天时间安排得颇为充实。前段看了你写的《五彩八桂》一书,才知道家乡竟有如此丰富的旅游资源,有那么多山水风光美景,我要带你大嫂回去看看。待南池子街的四合院拆迁后,回家乡买个房子,在山清水秀的家乡安度晚年……”后来因他生病,这事没办成,但看得出他那一份浓浓的乡愁!


国雄的女儿小梅告诉我,她父亲这一生工作勤勉,兢兢业业,事业上从不松懈。她小时候,常常半夜醒来,还看见她父亲的房间还亮着灯。她说,老人家一生孜孜不倦,退休后,不甘寂寞过平庸生活,自学电脑各种软件、英语和摄影,真是“活到老,学到老”。老人常给她叨着一句话:“我做人,就要做最好的人!”而他正是用自己一生的勤奋与善良无私,努力践行着这句诺言!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朝夕之祸福。2OO8年的一天晚上,他和家人正在看电视,突然说话感到吃力,语句不清,大嫂觉得不对劲,立即叫车把他送到医院,送到医院时已神志不清,当即送进ICU病房。医生检查以后说:“老先生是突发脑出血!”并当即下了病危通知书。在住院期间,医生告诉他家人,老先生即使这次能挺过来,最好的情况也是半身不遂,大嫂和小梅都十分担忧。但国雄大哥有着顽强的求生意志,从lCU转到普通病房后,病情逐步稳定,当医生看到他坐在病床上能自己削苹果时,都不禁啧啧称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