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写给青年的话

2018-05-04 11:26:21 来源:史飞翔

胡适写给青年的话
史飞翔




1930年11月27日,胡适写了一篇文章《介绍我自己的思想》。这是胡适为他的新书《胡适文选》一书所写的自序。胡适写这篇文章当时的假定对象是中学生和青少年朋友。在这篇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文章中,胡适将他的“立人”思想表现得淋漓尽致。


文章开头说:“我的思想受两个人的影响最大:一个是赫胥黎,一个是杜威先生。赫胥黎教我怎样怀疑,教我不信任一切没有充分证据的东西。杜威先生教我怎样思想,教我处处顾到当前的问题,教我把一切学说理想到思想的结果。”交代了自己思想的来源后胡适告诫青少朋友要学会养成“评判的态度”以及“怀疑的精神”。


所谓“评判的态度”就是凡事要重新分别一个好与不好。胡适说,“评判的态度”最好的解释就是尼采的那八个字“重新估定一切价值”。胡适以自己为例,说他之所以要考证红楼梦,在消极方面是要教人怀疑,在积极方面是要教人一个思想学问的方法。这个方法就是要学得一点科学精神,一点科学态度,一点科学方法。科学精神在于寻求事实,寻求真理。科学态度在于撇开成见,搁起感情,只认得事实,只跟着证据走。胡适说青少年朋友用这个方法做学问,可以无大差失,用来做人处事,可以不至被人蒙着眼睛牵着鼻子走。


接着胡适又告诫青少年朋友要学会怀疑,要有“怀疑的精神”。胡适说,一切主义,一切学理,都该研究。但只可认作一些假设的(待证的)见解,不可认作天经地义的信条;只可认作参考印证的材料,不可奉为金科玉律的宗教;只可用作启发心思的工具,切不可用作蒙蔽聪明、停止思想的绝对真理。怀疑的目的是得其“真”,疑错了也不要紧,宁可疑而错,不可信而错。胡适语重心长地说:“赫胥黎教人记得一句‘拿证据来!’我现在教人记得一句‘为什么?’少年的朋友们,请仔细想想:你进学校是为什么?你进一个政党是为什么?你努力作革命工作是为什么?革命是为了什么而革命?政府是为了什么而存在?请大家记得:人同畜生的分别,就在这个‘为什么’上。”


如果说“评判的态度”“怀疑的精神”还只是思维上的启迪的话,那么易卜生主义与健全的个人主义的人生观便是胡适对青少年传授的“人生秘笈”了。说到个人与社会的关系,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就被灌输“个人要服从组织”、“当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一定要牺牲个人利益。”但是胡适并不这样认为,他说“娜拉抛弃了家庭丈夫儿女,飘然而去,只因为她觉悟了她自己也是一个人,只因为她感觉到她‘无论如何,务必努力做一个人。’易卜生说:我所最期望于你的是一种真实纯粹的为我主义,要是你有时觉得天下只有关于你的事最要紧,其余的都算不得什么……你要想有益于社会,最好的法子莫如把你自己这块材料铸造成器。……有的时候我真觉得全世界都像海上撞沉了船,最要紧的还是救出自己。”这便是最健全的个人主义。救出自己的唯一法子便是把你自己这块材料铸造成器。把自己铸造成器,方才可以有益于社会。“真实的为我,便是最有益的为人。”


胡适这些特立独行的见解,不要说在五四时期,就是在今天依然是震耳发聩。最后,我想引用胡适的两段话来结束这篇文章。之所以选这两段话,是因为这两段话最能代表胡适的“立人”思想。这两段话是:

——从前禅宗和尚曾说,菩提达摩东来,只要寻一个不受人惑的人。我这里千言万语,也只要教人一个不受人惑的方法。被孔丘、朱熹牵着鼻子走,固然不算高明;被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牵着鼻子走,也算不得好汉。我自己决不想牵着谁的鼻子走。我只希望尽我的微薄的能力,教我的少年朋友们学一点防身的本领,努力做一个不受人惑的人。


——现在有人对你们说:牺牲你们个人的自由,去求国家的自由!我对你们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