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述强:《 神鸟飞临的土地》

2018-12-12 22:41:58 来源:何述强


一定有一只神鸟,深深地眷恋这片土地。它在空中徘徊,舞蹈,歌唱。天空和大地扑闪着它璀璨的羽翼。在苍茫的记忆深处,神鸟第一次来临,可想而知,这方久远的天空顿时年轻起来,焕发出前所未有的光彩。那时的时光还很年轻。那时的人们还相信爱情。背一个背篓上山腰,就可以摘回白云。挑一对木桶到山下,就可以挑回清泉。神鸟来临,美丽的羽毛带来一道旷古的亮丽。就像镁光灯一闪,瞬间就激活了这块土地的全部的想象。地底的矿藏和丹砂,开始酝酿传奇的语言。


我知道,神鸟,它有火红的心。曾经映照古代的夜空,曾经让土地一次次沸腾。


就像空中的莲花降临人间化为高高的山峦,以爱的名义,神鸟毅然降临这片土地,与这片土地合二为一。守护美丽是它从未声张的誓言。或许,在那遥远的岁月,飞越高山穷谷,穿过阴霾瘴疬,神鸟也曾经迷惘。雨雾打湿它的双眸。飙风吹斜它的双翼。神鸟也曾受过伤,滴过血。然而,怀着对光明的渴望,丹心一片矢志未移。它的血,化为醴泉,泉水淌过的地方,嘉木遍地,茶树飘香,繁卉缤纷,丰洁的青草轻轻地吟唱。


神鸟羽毛的纹路,化为山岗上长长的裙裾和斑斓的背印,化为石头里芬芳焕发的菊英,云蒸霞蔚的坡坡岭岭以及阳光灿烂的田野家园。


神鸟的歌声,化为音乐。这音乐,是飞瀑的鸣响,是九龙壁上深沉的龙吟,是五星读书岩不绝如缕的琅琅书声,是古榕鸳鸯桥下溪水深情的呢喃,是白裤瑶的幽幽拉利,是打狗河春波拍岸的倾诉,是红水河摇撼今古的涛声。这音乐,是铜鼓的铿锵,是万里赴戎机的呐喊,是呜呜的牛角号对天吹奏。


丹炉山上冶炼千年的秘密,可有神鸟衔来的丹砂诀?为了这土地披上更美丽的绿衣翠矜,山谷中回荡更悦耳的咬咬好音。神鸟一次次短暂地告别,用鸟喙衔来金枝玉叶装点这里的山川。忠心和热诚,是神鸟的本色。守护土地,守护历史,守护羽毛细细刷过的风景,是神鸟的职责。


天空没有神鸟的翅膀,大地便没有清晰的图卷。云层没有扑动的羽翼,山岗就会黯然失色。林间没有清越的歌唱,溪水就会枯涩销匿。


翻越崇山冲破云层的神鸟衔来吉祥瑞图,一一呈现在世人的眼前。南方的丹城,金碧辉煌,珠光宝气。仔细倾听,这土地之上,群山环抱中,那神鸟的声音依然露洗还明,风吹仍在。那丹忱从未隐匿。火红的心,仍然在云水间共鸣激荡。锵锵金玉振,句句欲飞鸣。千尺白云,曾经是垂天之羽。万家灯火,是星辉倾倒的醇酒天浆。任何一瓢,就足以让你醉倒千年。我相信神鸟的喙是艳丽的红,第一次飞临这片天空,红光一霎那照彻了土地,从此,南国之丹便被庄严命名。南国之丹,映亮天圆地方,朗朗乾坤。我想,这个晶莹清脆的名字也一定映亮了那个命名的人,映亮了他眼里涌出的透明的泪滴。彼时他正仰望星空,那泪水,仿佛南国美丽的珍珠。


这里有无数壮丽的画卷,等待丹青圣手一一唤出。每一个角度都是诗,等待诗人的魔杖轻灵一点,便有飞霞千朵万顷流岚。这里云山渺渺,层峦叠嶂,有玉树浆果,矿物宝藏,还有琼楼玉宇,街市长廊,包罗万象。宇宙把最动人的色彩赋予南丹。无边的风光,需要用上帝的眼睛捕捉,定格,让瞬间超越时空,诠释造化的妙理真常。需要一个古老清朗的心境,把神话里的世界重新唤醒细细端详。或许,《山海经》里奔腾的江河,耸立的神山,奇珍异兽,瑶草琪花仍然在这里交相辉映携手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