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悼念著名汉学家、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教授仙世

2019-10-17 20:21:50 来源:東家-洪珊

马悦然教授(1924-2019)/北欧时报 图


曾在华西协合大学学习生活过的著名的瑞典汉学家,瑞典皇家人文科学院院士,欧洲汉学协会主席,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教授于瑞典时间10月17日去世。中国人民失去了最真诚的老朋友,华西校友失去了终身念念不忘华西坝的家人。马悦然教授千古

【生平简介】
马悦然,瑞典人,1924年生,汉学家。瑞典学院(即“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委员会)院士。曾两度当选欧洲汉学协会主席。1948年至1950年,马悦然在四川调查方言时与成都姑娘陈宁祖结缘,伉俪情深48年。


马悦然与妻子陈文芬在林间散步/ 北欧时报 摄


对于汉语,马悦然有着很高的天分。他跟随汉学家高本汉学了两年中文后,便能够阅读《左传》《庄子》《诗经》。当他每次登上峨眉金顶时,内心便会情不自禁涌出李白的绝句:“夜宿峰顶寺,举手扪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1948年秋天,已能够阅读中国古代经典的马悦然尚不会中国口语,然而,在抵达成都仅仅几个月后,他便能说一口较为流畅的成都俚语了。几十年后,怀念四川的乡愁促使他用中文写下了50篇关于第二故乡的随笔、散文,行文中随处可见他忍不住就要来上几句的成都土话,让我们读来别有一番异趣:“‘莫来头’就是‘莫得关系得’,没有关系的意思。”


1949年秋,马悦然离开峨眉山来到成都华西坝,跟随华西协合大学的闻宥教授进修汉语。他和另一位汉学家西门华德的儿子西门华租赁陈行可先生家的住房居住。陈先生家中有两位如花似玉的千金待字闺中,英国人西门华对宁祖的姐姐一见钟情。陈家想请西门华替宁祖补习英文,一番心事使他拒绝了,这差事便落到了马悦然身上。在补习英文的日日夜夜中,可园的花卉草木幽然飘拂出异样的芬芳,那是爱情的滋味。最终修成正果,与十八岁的成都妹子陈宁祖喜结良缘,伉俪情深48年。(文:永远的华西 图 北欧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