域外汉学《老子》性别议题的三个面向

2020-01-15 00:46:48 来源:

域外汉学《老子》性别议题的三个面向——女性至上、雌雄同体及无性别

张艳艳
内容提要 在《老子》与性别的研究议题中,女性至上论者与无性别论者错将女性或婴儿当成身体主体。作为对"道"与圣人特质的隐喻表述,母、牝、雌、婴儿是身体意象而非身体主体。《老子》中富有主体性的人格构建是圣人,其社会性别呈现出雌雄同体的双性气质,在人人皆可成圣的境界形态中,打破生理性别的壁垒,建构双性同体的社会性别身体认同。这一《老子》性别议题的潜在意义与当代性别理论的发展遥相呼应。


近百年的研究格局中老子与性别的议题日益显著就域外汉学的相关讨论而言统观可见三种彼此关联又迥异其趣的观点。第一种认为老子是今日女性主义遥远的呼应者其尚阴贵柔是典型的女性至上论。持此论之要者当数李约瑟与史华兹[1,2], 李约瑟通过对上古原始社会母系氏族的贞认与母系神话原型来论证。此论既与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中国学者相呼应又被90年代以来多数学者所吸收[3,4,5]。第二种观点认为《老子》潜在的构筑双性同体的人格以安乐哲[6]持论而显豁。他主张儒道都追求一种二元融合的有机人格养成是刚柔并济、阴阳合德的也即雌雄同体的。第三种观点由汉斯提出主张老子的思想是前性别、无性别的[7]。本文将进入老子的文本语境与其时代性别意识形态格局中探讨老子潜在的性别认同对上述三种观点做出辨析并讨论老子与当代性别理论发展的内在互应。

 

一、母、牝、婴儿是身体主体还是概念隐喻?

当人们试图梳理文本的时候几乎所有的学者都关注到了《老子》全文大量的二元对分范畴以及这些范畴的不对等性。“在《老子》关于女性相对于男性、柔弱相对于刚强、柔软相对于坚硬、被动相对于主动的观点中存在着明显而令人吃惊的‘不对称’现象。”[2]212若从常识对照意义来看“母/父”“母”共出现于5章中“父”则仅出现于1 (帛书本2“牝/牡”、“雌/雄”的比例也与前者大致相当。“在任何情况下二元对立中的第一个术语都明确地是‘更受偏爱的’。它享有更高的‘本体论’地位。”[2]212基本上主张老子是女性至上论者顺着这一思路找到了支持自己观点的资源。却鲜有学者触及这一观点的前提:女性是否是尚阴重柔观念中的身体主体?进而老子对阴柔观念的贞认是否直接导向对女性社会角色的肯定与提升同时是否切实影响并改变古典中国社会性别结构生态?要想说清这个问题须得辨析雌性表述谱系在老子文本格局中扮演的角色到底为何。

 

(概念隐喻格局中的身体隐喻:对道的凸显

老子“道”体的建构与确立大致上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借助人的日常具体感知体验透过经验世界中具象可感之物再超越具体感知体认万物存在论与生成论的双重本原之道。如14章所示“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所以陈鼓应说:“老子说到‘道’体时惯用反显法;他用了许多经验世界的名词去说明然后又一一打掉。表示这些经验世界的名词都不足以形容由此反显出‘道’的精深奥妙性。”[8]63但另一些时候老子依然借助具体可感的身体意象、自然物象、器物来阐发道之微言大义却不再“一一打掉”而是建立起顺向关联关系令人在感知体认的同时领悟其内在包蕴之形上意味与价值质素。借助雷可夫和詹森的隐喻思维研究来看即是概念隐喻。“譬喻是具想象力的理性。……我们若能藉助譬喻蕴涵与推论来理解诗性譬喻那就也能以同理看到诗意想像结果其本质上的理性成分。”[9]288在《老子》中母、牝、雌、婴儿作为身体隐喻让人基于肉身体验道的特质; (渊、湛、溪、谷、橐龠等作为空间隐喻让人借助对自然物象与器物的直接经验体认道的特质。所有的隐喻有机关联以格式塔之整体相合性的方式建构道的主导特质:虚空、静、柔弱却涵养万物不争、处下、无为却无不为。

 

?, 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4)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5)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6)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8)

 

大邦者下流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 (61)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知其白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朴。 (28)

 

?, 器虚也 (《说文》) ;渊、湛没也 (《说文》) ;橐龠风箱吴澄说“橐象太虚包含周!之体;硁象元气薩鄈流行之用”[8]81;虚空;“谷神谷中央无者也。无形无影无逆无违处卑不动守静不衰物以之成而不见其形此至物也。处卑守静不可得而名故谓之玄牝。门玄牝之所由也。”[]作为空间意象它们虚空、深邃、隐而未现却有无尽空间故其似乎包蕴万物。谷、溪、牝又与母互文含摄宇宙有机体的生殖化育功能以此喻道可见道为万物生成之本源所在。接下来水、婴儿皆柔弱而富有生命力这是老子贵柔之道。再而水、牝具有静定、处下、不争的特质同时这一特质又不单向度地停留在无用状态恰恰因其不争、处下、静定不争而为天下先、静而能胜动这是老子之道为与不为的关键枢机。如是可见老子整个隐喻谱系选取的良苦用心对母、牝的分析便应在整个概念隐喻格局中展开。

 

由此来看“母”所在的5: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1)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地母。吾不知其名强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 (25)

 

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且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20)

 

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既得其母以知其子复守其母没身不殆。 (52)

 

治人事天莫若啬。……可以有国;有国之母可以长久;是谓深根固柢长生久视之道。 (59)

 

59章讲修身治世之道“母”在这里是根本的意思“譬喻保国的根本之道”[8]296, 更倾向于单纯的词语意义表述并不具有概念性、本体性的特质。在这一章中“母”的用法与42章的“父”的用法相当“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对比通行本与帛书本《老子》第21“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阅众甫 (帛书本:以顺众父。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 (帛书本:众父之然) ?以此。”此意更为显著。俞樾说:“按‘甫’与父通。‘众甫’者众父也。四十二章:‘我将以为教父。’河上公注曰:‘父始也。’而此注亦曰:‘甫始也。’然则‘众甫’即‘众父’矣。”[8]151父与甫都是男性但《老子》文意中并不曾关注其生理性别指向两处所示仅取其“根本”“始源”之义也未见有人附会其可能包含的生殖功能意义上的男性价值取向。可见:第一父、甫、始用法相同父并不具备性别向度上延伸的意味同理, 59章“母”的用法也仅仅是单纯的“根本”的意思也不应具备性别向度上延伸的意味。第二, 59章的“母”与这几章中的“父”“甫”“始”一样仅是名词而非概念或价值范畴。

 

但“母”在第1章、20章、25章、52章中的用法却包含更微妙的意味。第1章中的“万物之母”、25章中的“天地之母”都试图显豁道为本体论与生成论的元范畴是天地万物的本原。为何用“母”比拟这一本原性?1章中“母”是相对相生二元格局中的对偶范畴之一“无/有”、“始/母”、“妙/徼”后文紧跟“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深远幽昧、不可测知、无所至极却是一切具象可感之物的本体论与生成论依托。人们如何体悟?老子捻出“母”《说文解字》释义:“母牧也从女象怀子形”藉由“母”具体可感的生殖属性孕育生命的具体可感性呼之欲出。第6章的文本进一步呼应:“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牝”将“母”的生殖功能属性从人类扩展到整个宇宙自然界。牝可指所有雌性生命的生殖器“玄牝”“言其功也。牝生万物而谓之玄焉言见其生而不见其所以生也。”[]母、牝作为身体意象因着雌性的生殖功能更具亲切可感性在常识性的认知体认中比之“父”更易见出包蕴、生成天地万物的特性用以言说道的始源与根源性更有说服力。20章、52章则说明老子没有舍弃这一具体可感之身体意象而将其发展为价值范畴具有与道互通甚至同等的意味。20章“贵食母”河上公注:“食用也。母道也。”[8]14552章也是以“母”代“道”讲持道修身之义。故此“母”是概念隐喻。

 

可见以“母”为代表的雌性话语表述序列在整个《老子》的文本生态中有两种不同层次的意义:一种“母”作为单纯的名词与“父” (的使用相当不含有任何概念价值意味一种作为身体隐喻具有价值意义生成为老子的概念范畴。

 

(对女性至上论的辨析

由《老子》尚阴贵柔观念出发讨论其为“女性哲学”的论著理论资源有二:第一论证存在渺远的母系氏族社会再分析老子对“小国寡民”的向往以此证明老子与原始氏族社会的亲缘;第二是母性神话与生殖崇拜以李约瑟、叶舒宪、程伟礼等为代表“古代社会极有可能是母权社会———这岂不就是 (我们已经谈到的道家所崇尚的那种女性征象所遗留下来的最古老的含义吗?[1]116对于这两种论证来源的不周延性刘笑敢已撰长文加以辩驳[11]。退一步讲即令不排除远古女性生殖崇拜与原始母系社会的隐微痕迹是否就意味着“承认妇女在事物体系中的重要性接受妇女与男人的平等地位”[1]165?从尚阴贵柔观念直接推导出老子主张男女平等甚至女性至上的性别意识这一逻辑推证关系是否合理?问题在于以雌性隐喻“道”的过程中老子的创见在哪里?是对道的构建还是对于女性性别角色的肯定?

 

首先老子借用雌性有机体的两类特质:一种是生育、繁殖的功能性特质一种是静、处下的特质都是雌性有机体的生物特征前者是其生殖角色后者是其性角色。这并不是老子在性别意识论题上原创性的观念而是生理性别常识。同时母、牝不等于女这两类特质都与女性相关联但是这只是女性生理特质之一部分其他则被弱化或漠视。尤为有趣的是在《老子》的文本中“道”的柔、弱是借婴儿和水的意象隐喻而出而未强调雌性有机体柔弱之论但在后来论者对老子性别议题的讨论中柔弱却与静、处下、生而不有等一起成为女性的性别特质并因老子以之喻道反过来说老子是女性至上论者。但柔弱等特质转成为女性的社会性别特质其实并不应与《老子》直接相关;关注《周易》与性别的议题会发现轴心时代中国基本的社会性别意识形态建构应是拜《周易》所赐尤其是后成之《易传》且看:

 

阳物也;阴物也。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 (《系辞下》)

 

天也故称乎父。坤地也故称乎母。 (《说卦》)

 

健也。坤顺也。 (《说卦》)

 

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柔顺利贞。 (《坤卦·彖》)

 

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 (《序卦》)

 

在这个二元序列中男与乾、阳、天、父、夫、雄、处上、为、刚健呼应女则与坤、阴、地、母、妇、雌、处下、不为、柔顺呼应如果说男女只是就生理性别而言而在关联性关系序列中男女两性的社会性别特征也被确定下来。可见老子只是借用了雌性有机体的生理特征构建其道对女性的社会性别特征构建未置一词。

 

其次老子着意于言男女格局中的女性了吗?统观《老子》对生范畴是母/始、雌/雄、牝/一些时候是母、父 (、根同义趋近。其涉及性别的言说是扩展于整个自然有机体并以之喻“道”的。我们无法执着于男/就像无法执着于牝/牡、雌/雄一样显然女性并不是主体意义上被论及的“人”老子仅是借用了社会性别常识意义上女性的功能性特质而已所以其用“母”、“牝”而不是“女”清晰定位其性功能与生殖功能。既然母、牝只能作为概念隐喻便无法推导出女性是身体主体更无法在男女格局中谈其地位如何。老子是借此显豁尚阴重柔之道的不是反过来帮女性正名的。不客气地说作为个体与群体的实际女性生态如何老子是不关心的更无法因此根本性地改变古典中国女性在社会性别格局中的附属角色。

 

主张老子为女性主义者或者推重男女平等观点的学者至少在两个逻辑前提上误解了老子:第一将母、牝、雌身体意象当成身体主体将老子借身体隐喻构建道体的主旨颠倒以为老子对阴柔之道的提倡即是以女性为主体进而对阴柔之道的提倡就是对女性之德的认同由此便提升了现实中女性的社会地位。第二进一步固化既有的二元性别意识形态格局。错将《周易》建构的女性社会性别特质安顿于老子身上先认定生理意义上的女性其社会性别特征就应是柔弱、不争的而老子主张“无为”“自然”就是推重女性至上原则。再糅合西方二元格局中的男性哲学与女性伦理既然对男性价值观念过于肯定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若由老子的女性至上观来平衡就可以构建和谐社会了。显然一部分生态女性主义就是在这个意义上在老子身上找到亲缘。但是以二元对分的思维方式理解老子的性别是不妥当的姑且不论老子截然的二元对分对整个古典中国性别议题的理解都是不兼容的古典中国性别议题与西方男女二元对分的观念建构有根本的差异性。即令让阴/阳、男/女二元显豁的《周易》终极诉求上讲的也是“一阴一阳之谓道”对生的两极如何在对立的同时转换、交融。坐实到身体主体身上就是二元特质于一人之身的融合状态君子作为其理想人格修身之成人状态当是“阴阳合德”、“刚柔并济”的。而老子将阴柔特质赋予道让他的行动主体来践行。道家的主体是谁?是圣人。老子要他们“知其雄、守其雌”既然道的特质是无为而无不为那么圣人作为得道者则“雌”性特质就不应异质于圣人之质当然“雄”亦不外于圣人之质。若要想成就为圣人当成就“雌雄同体”的德性气质至此老子与性别议题的真正意义开始显豁。

 

二、圣人作为身体主体的雌雄同体特质

在《老子》文本中作为行动主体而有所践履的称谓如下:圣人 (24章次、候王 (2章次、善为道者 (2章次、君子 (2章次、大丈夫 (1章次、士 (1章次) , 涉及君子、大丈夫、士各章所论皆无关要旨前面四者还有大量出现的第一人称“吾 (大致都可统和于“圣人”加之修身工夫诸章及其他省略主语的章节虽未明确言出行为主体却也在圣人序列可见老子对圣人的充分倚重说圣人是老子视域中的身体主体、践履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