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诺贝尔文学奖颁给美国女诗人

2020-10-08 14:10:01 来源:北欧时报


(北欧时报 新译科技斯德哥尔摩报道)2020109日下午1时,瑞典学院常务秘书Mats Malm宣布美国现代诗人路易丝·格吕克(LouiseGlück)荣获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理由是她以无懈可击的诗意和音韵,用朴素的语言让每个人在平凡中感受美好。(“for her unmistakable poetic voice that with austere beauty makes individual existence universal”.



格吕克是美国当代著名女诗人,1943年出生於纽约一个匈牙利裔犹太人家庭,曾进入莎拉劳伦斯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进修,但均未毕业。不过,这并未阻止她年纪轻轻就在文学领域声名鹊起。格吕克1968年出版处女诗集《头生子》,迄今著有12本诗集和一本随笔集,曾获普立兹奖、美国国家图书奖、全国书评界奖等荣誉。


瑞典学院、诺贝尔文学奖十八位院士之第四号人物,文学史学家、作家安德斯·奥尔森(Anders Olsson)院士介绍获奖者。由于第五号评委(精通中文的马悦然院士)和第十四号评委已过世,今年仅有16位评委评选。/北欧时报


诺奖评审委员会评价道,童年和家庭生活,以及与父母和兄弟姐妹的亲密关係,是格吕克作品中反覆出现的主题。在她的诗中,“自我倾听着剩余的梦想和幻象,而在面对自我的幻象时,没有人比她更坚强”。诺奖官网新闻稿指出,格吕克并不属於“自白诗人”,而是追寻普世价值,往往从神话和经典意象中取材,并呈现在其大多数作品中。


出版中文作品合集

瑞典学院常任秘书马尔姆称,他已与格吕克取得电话联繫,格吕克得知获奖消息后十分惊喜。马尔姆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今年文学奖颁奖礼和演讲环节将改为远程举办,希望明年能邀请格吕克来斯德哥尔摩。


2016年,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格吕克的作品合集《月光的合金》,以及《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译者柳向阳形容,格吕克的诗像“锥子扎在人心上”,大多探讨死、生、爱、性等话题,而死亡往往居於核心。在首本诗集《头生子》中,她就宣告:“出生,而非死亡,才是难以承受的损失。”


美国著名诗人海斯曾称讚格吕克是当今写作者中,“最纯粹、最有成就的抒情诗人之一”。她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将个人体验转化为艺术,作品既具有高度私人性,亦备受公众喜爱。例如,在《黑暗中的格莱特》一诗中,格吕克模拟格莱特的独白,对格林童话《汉赛尔与格莱特》的大团圆结局表示怀疑,指出格莱特虽然与哥哥过上了梦想中的富足生活,不再需要忍饥捱饿,但她始终无法摆脱被抛弃的感觉,而她的哥哥也无法理解她。据报道,格吕克青春期时曾深受厌食症折磨,这首诗很容易让读者联想到她的经历。


但格吕克强调,“我利用生活给予我的素材,但让我感兴趣的并不是它们发生在我身上”。事实上,她一直有意抹去自己的生活对读者的潜在影响。除了1995年早期4本诗集合订出版时她写过一页简短的作者说明外,她的诗集几乎都只有诗作,没有前言、后记。


村上春树再沦陪跑

日本知名作家村上春树,近年几乎年年被列入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但又年年落榜,今年再次令他的书迷失望。日媒报道称,村上春树母校兵库县西宫市立香栌园小学,8日聚集了不少他当年的同学及当地居民等待好消息。 村上同学、71岁的头井治男说,虽然今年没获奖很遗憾,但可以放眼明年,他每年都会一直来这裏,直到村上获奖。


瑞典学院2018年捲入性侵醜闻,此后宣称要让整个评选体制焕然一新、摆脱欧洲中心主义,并提出要“关注女性作家 ”。因此今年颁奖前,外界普遍更关注非欧洲及女性作家。在欧美多国右翼势力抬头,美国更欲推举极端保守、推崇父权的巴雷特出任大法官的背景下,著有《使女的故事》的加拿大女作家阿特伍德,获奖呼声亦很高。格吕克最终夺魁,对很多人来说有些出乎预料。就连乌普萨拉作家协会主席和瑞典本地书商在公布前日也预测,今年获奖者极有可能是来自世界其他国家的女作家,果然言中。


公布现场,记者之间保持一定距离/北欧时报


以下分享她的四组诗:


一、《卡斯提尔》


橙子花在卡斯提尔上空随风起舞

孩子们在乞讨硬币


我曾经遇到我爱的人,在橙子树下

难道那是金合欢树

难道他不是我爱的人?


我曾经读着这些,也曾经梦见这些:


现在醒着,就能唤回曾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吗?

圣米格尔岛的钟声

在远方回响

他的头发在暗影中金黄略白


我曾经梦见这些,

就意味着它不曾发生过吗?

必须在这世界上发生过,才成为真实吗?


我曾经梦见一切,这个故事

就成了我的故事:

那时他躺在我身边,

我的手轻抚他肩膀的肌肤


中午,然后是傍晚:

远方,火车的声音


但这些并非就是这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上,一件事最终地、绝对地发生,

心灵也不能将它扭转。


卡斯提尔:修女们两两走过黑暗的花园。

在圣天使教堂的围墙外

孩子们在乞讨硬币


如果我醒来,还在哭泣,

难道这就没有真实?


我曾经遇到我爱的人,在橙子树下:

我所忘记的

只是这些事实,而不是那个推论——

在某个地方,有孩子们在叫喊,在乞讨硬币


我曾梦见一切,我曾恣意沉迷

完全地,永远地


而那列火车把我们带回

先到马德里

再到巴斯克乡村


[*卡斯提尔(Castile,又作Castilla “卡斯蒂利亚),位于西班牙中部和北部的一个地区和古代王国,居民为巴斯克人。橙子花(orange-blossom):多为白色,欧洲人婚礼中常用作新娘的捧花及头饰。]


二、《忠诚的寓言》


此刻,曦光里,在宫殿台阶上


国王恳求王后的宽恕。


他并不是

表里不一;他已尽力

正好做到诚实;难道还有别的方式

诚实地面对自己吗?


王后

掩着脸,某种程度上

她由阴影支撑着。她哭泣

为她的过去;当一个人生命中有了秘密,


这个人的眼泪永远无法解释。


但国王仍然乐意承担

王后的悲痛:他的

宽大的心胸,

在痛苦中如在欢乐中。


你可知道

宽恕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

这世界已经有罪,这世界


必须被宽恕——


三、《雪》


十二月底:我和爸爸

去纽约,去马戏团。

他驮着我

在他肩上,在寒风里:

白色的碎纸片

在铁路枕木上飞舞。


爸爸喜欢

这样站着,驮着我

所以他看不见我。

我还记得

直直地盯着前面

盯着爸爸看到的世界;

我在学习

吸收它的空虚,

大片的雪花

绕着我们飞旋,并不落下。


四、《棉口蛇之国》


鱼骨在哈特拉斯凌波而行。

还有其他迹象。

表明死神在追逐我们,从水路,从陆路


追逐我们:在松林里

一条盘曲在苔藓上的棉口蛇,直挺,

耸立,在败坏的空气里。


出生,而非死亡,才是难以承受的损失。

我知道。我也曾在那儿留下一层皮。


* 哈特拉斯:美国北卡罗莱纳州东海岸一处岛屿,附近风暴频频,有大西洋坟墓之称。



由于受到疫情影响,今年受邀参加现场报道的记者有限,部分记者在诺贝尔博物馆外采访。根据瑞典公共卫生局当天下午14时,截至108,瑞典新增确诊新冠病毒患者846例,累计97589例;新增死亡0例,累计5924例;重症监护24例。斯德哥尔摩新增368例,累计26824例;新增死亡0例,累计2408例;重症监护4例。瑞典社会和学校依然开放。/北欧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