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多余App的那个傍晚

2018-11-20 07:19:35 来源:
甚解悦读 爱上阅读悦无穷

作者简介:罗敷,瑞典语名Tintin Tian Sverredal。瑞典《北欧时报》副社长。定居瑞典逾十年的华语作家。2012年出版随笔集《嫁在北欧做新娘》。2015年出版散文随笔集《这么慢,那么美》。

App无罪,有罪的是我们的无度!

各种App的陈述,半小时有余。最终,妮娜自己都说不下去了!冰雪聪明的妮娜最后反问了心理医生一个问题:我真的竟有这么多App吗?我真的需要这么多的App指导我的生活吗?

“App无罪,有罪的是我们的无度!”妮娜平素比些许木讷的丈夫更加谨言慎行,这次竟像哲学家似的来了个神总结。“谢谢你!妮娜!从你的身上,我也看到了我的问题。我们不应该再让这些虚拟的貌似智能化的东西掌控我们的生活。看起来这些形形色色的App为我们提供了无尽的便利,实则只是让我们失去了自己的生活,引导我们成了彻头彻尾的消费主义者。但其实,我们真的不是消费至上的人,不是吗?”这一次,沉浸在代码世界的丈夫,终于紧紧地跟上了妻子的脚步。

妮娜的蓝色运动衣,仿佛是一个话匣子的开关。着正装出现在办公室的妮娜,是一个短发、戴眼镜、话不多、严肃、干练、专注工作的高冷小主管;而回家换上蓝色运动衣,出现在我旁边和我并肩跑步的时候,我实难想象这样一个喋喋不休的女人,是如何给人留下高冷范儿印象的。

过了10月,随着夏日时光溜走的,不仅有北欧型男辣妹火热的身材、沙滩、冰激凌,还有北欧人视若珍宝的阳光!天黑得越来越早,当太阳在下午四点就下山的时候,定向越野俱乐部森林里的拉练也变得越来越艰难。若不是练友妮娜的不断鼓励,我几乎要放弃了。而妮娜鼓励我的重要原因之一,实在于我是一个好的倾听者。所以这样一来,每周一次的俱乐部定向越野拉练,几乎都成了三个孩子的妈妈妮娜向我这个练友倾诉的家庭控诉会!

妮娜和丈夫都是爱立信公司的C++程序员,俗称“码农”。妮娜工作能力更胜一筹,担任着小主管的要职。小半年前,妮娜接到任务,外派出差到中国北京三个月。回来之后,她吃惊地发现,不仅大儿子、小儿子,连三岁的女儿都迷上了iPad(平板电脑)和手机。现在回到家里你就看吧,丈夫对着电脑沉浸在代码的世界里,两个儿子抱着手机不离手,电玩之余再顺带跟心仪的小女生聊个小天,小女儿更是吃饭都要看iPad的动画频道!

原来,码农丈夫为了腾出更多时间,在家里也可以好好编程,不仅给15岁的大儿子换了更多功能的新手机,还让原本决定到10岁才可以拥有手机的8岁小儿子提前拿到了手机!这还不算,以前三岁的小女儿吵一吵、闹一闹,妮娜和丈夫都是和声细语讲道理,拿出儿童绘本逗女儿开心,现在可倒好,所有的不快,一部iPad全搞定啦!

“这还是家吗!每次一回家,失去了往日的吵闹喧嚣,那时虽然孩子们很吵却很温馨!现在一走进家门就看见,丈夫和小女窝在沙发里,两个儿子扎进自己的房间,大家各玩各的,下班回来就像从一个办公室走进了另一个办公室!不行!这样的局面一定要改变!”

控诉了三次之后,妮娜像挽救失足青年一样,拉着劝说无效的丈夫预约了一次心理医生。北欧这边,心理医生大约是最流行的职业。职场人士、家庭主妇、失业人员,各色人等,一言不合就要约心理医生。心理医生的角色,大约等于我们的居委会大妈。我就是想让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妮娜痛心疾首地宣称。

每次打开手机、电脑,系统什么都要你下载,各种各样的App(应用程序)多到满天飞。连我这个对App不感冒的外行人,手机里也有七八个看起来“不得不用”的,何况妮娜这样的业内人士。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那次的心理医生访谈,一场谈话下来,问题的根源竟出在妮娜身上!谈话那天,妮娜和丈夫两人当场打开各自的手机,妮娜手机上安装的App,竟有丈夫的5倍之多,吃饭啦,出行旅游啦,购物啦,剪发啦,连喝杯咖啡都有App。“你看,我用了这家咖啡连锁的App,每次只要到他家去消费都会有10%的折扣,我为家庭省了钱,这过分吗?还有出行旅游,如果不是他家的App,我们怎么能订到去年去巴塞罗那五天四夜包机票包酒店还包早餐如此便宜的机票酒店度假模式!你瞧,这家商场的App,每次年度促销,我们这些用户总是第一个知道!还有全家大小去剪发,没有这个App,那位手艺最好的发型师恐怕一年也轮不上我们!”

根据妮娜的描述,当时在场的人都笑而不语,静静听妮娜对她钟爱的

世界清净了!之后呢?

可怜天下父母心!回到家后,妮娜和丈夫为了孩子们,认认真真开了一次以“告别废物App”为主题的家庭会。孩子们和妮娜夫妇坐成一个圆圈,每个人都分到一张A4纸,各自写下目前手机上在用的各种App名称。然后妮娜和小儿子一组,丈夫和大儿子及小女儿一组,分组讨论,删除第一批认为可有可无的App,每组必须删除三个以上。接下来,再换组讨论,妮娜和大儿子及女儿一组,丈夫和小儿子一组,每组讨论后每人必须删除两个以上。

在最后的合组全家大讨论上,每人必须再删除最少两个,妮娜是三个,因为她的最多。到这个环节,可怜的妮娜全家几乎是带着哭腔了,因为有些App他们真的舍不得啊!可是想到家庭的幸福、孩子们的成长,妮娜还是狠下心,率先删除了自己手机上最后五个里的三个。孩子们看到妈妈如此义无反顾,也只好删除自己选出来的废物App!

“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我仿佛重新得到了我的丈夫和孩子们!”妮娜舒心地在夏日躺椅上枕着双臂,全身心享受秋日的阳光,“知道吗?以前一天不看手机,就觉得自己已经与这个世界失去联系,也时刻担心错过哪个App发来的打折好消息。但其实想想,好多东西都不是我们要买的,是App要我们买的呀!”

“生活并不只是删了App那么简单,记得契约精神!”妮娜提醒渐渐开始懂得责任为何物的孩子们。

《权力的游戏7》开播,全家一致通过决议,为爱追剧的妈妈下载了“权力的游戏7”App。“一个App没有也是蛮可怕的,毕竟我们生活在一个高度智能文明的电子时代。”妮娜的丈夫贴心地解释。

其实,话说回来,从会吃饭就会上网,从小学四年级就开始享受学校人手一台平板电脑福利的北欧人,上网习惯早被惯出来,大概一天不上网,就像一天不喝咖啡一样,无法面对人生。App不是洪水猛兽,瑞典虽小,科技创意发明却是世界领先,人民熟练使用自动化、智能化设备的程度更是独占鳌头。科技文明与生活文明并驾齐驱,瑞典日趋普遍的无钞化消费就是一例。为了简化银行系统操作,降低犯罪率,提高普通大众便利生活品质,瑞典无钞化消费日益发达。从2007年起,瑞典政府就有意识地收紧纸钞流通。到了十年后的2017年,纸钞的流通量比起十年前已经减少了四成有余。

当我们为微信随时随地的便利支付而感叹的时候,瑞典的Swish更是便利到在跳蚤市场买当地人现采的蘑菇都可以手机支付。

所以,当我们决心删除多余的App时,并不是让你和新时代、新科技隔绝,回归“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旧社会。凡事过犹不及,删除App的过程,也是一个考验你的时代感召力和知晓自我取舍的过程。只有懂得在纷纭的App中删除多余,比如那些只是容易引导你过度消费的商业App,找出那些真正有用且引领你的生活大步向前的App,你真正想要的便利生活才会脱颖而出。摘自《越简单,越美好》

b滨海时报版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