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行走,文明互鉴 ——慧闻法师在北欧传播中国书画艺术,中瑞友谊再上台阶

2019-09-09 23:33:18 来源:北欧时报

丝路行走,文明互鉴

——慧闻法师在北欧传播中国书画艺术



9月9日,在瑞典诺贝尔故乡Brommavik Hotel,中国禅宗佛学艺术家慧闻法师用书画艺术向瑞典文化大咖展示东方艺术魅力。会场环绕展示中国少数民族罗城仫佬族自治县的山水风光图片,瑞典导演还播放其制作的罗城纪录片,让嘉宾领略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和美丽中国的乡村美景。/北欧时报



9月9日,在瑞典诺贝尔故乡Brommavik Hotel,中国禅宗佛学艺术家慧闻法师用书画艺术向瑞典文化大咖展示东方艺术魅力。会场环绕展放中国少数民族罗城仫佬族自治县的山水风光,让嘉宾领略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和美丽中国的乡村美景。/北欧时报


北欧时报斯德哥尔摩讯(记者 静圆)99日癸酉日,白露节过后,瑞典的秋雨淅沥沥的润泽着万物,像哺乳瓜果等候瓜熟蒂落。应北欧时报的邀请,中国禅宗和尚、诗人、书画家慧闻法师来到北欧,在诺贝尔家乡为瑞典文化艺术界奉献一场文化艺术大餐,活动在著名的Brommavik hotel 莲花酒店(诺贝尔故居城堡元素)举行。法师用东方佛系浇墨开笔,汉学家音乐家lars用蟋蟀音乐和古琴乐做背景,来自瑞典文化艺术界的名流二十多人,静观东方水墨写意的奥妙,对中国禅学书画艺术来北欧表示由衷的喜爱和欢迎。


北欧时报社长何儒、瑞典汉学家音乐家Lars先生共同主持本次活动。


瑞典汉学家lars先生一边播放他独创的蟋蟀音乐,一边介绍慧闻法师的艺术创作,他说,慧闻法师年轻入道,虚心学习,我一直关注慧闻的禅学艺术道路,他独立思考,独立创作,博学众长,在佛学方面的研究很深,从他的书画作品可见其德行天下与道法自然的境界,因此我非常愿意介绍给大家。




慧闻法师用一首诗和一幅画作简短致辞,他拿出自己创作的一首小诗来表达与瑞典艺术家的缘份,他念到:


《空》


时间,空间是认知分出来的

本来没有

一切是空的

是什么让我们有了

美好与憎恶

感恩于怨恨

知足与贪婪

学富与无知......


生命是一段又一段连续的幻灯片

昨天的已经忘了

明天的尚无确定

每个当下的感知欲望

给予了我们存在和活着的证明

嘿!

你从哪里来?

你要去哪里?

Sorry!

我不知道


我们以为的信仰,善意和不同的执着

是我们的骄傲......

但,

又如何呢

因此我们不能彼岸

可是你想过吗

彼岸也是认知出来的

那,

我在哪,我是谁,我为什么有觉知?



lars用瑞典语深情的翻译朗读后,大家致以敬佩和羡慕的掌声。



嘉宾一边观赏罗城美景,一边欣赏中国水墨画创作。如同身临其境山水之间。/北欧时报


随后,慧闻法师开笔,艺术家纷纷观赏,近距离感受东方写意水墨画的魅力。他用毛笔焦墨,在宣纸上运笔如神。嘉宾观赏一幅幅精品画作,一边品茗茶道,一边踱步观赏罗城山水风光图片,赞叹不已,身心俱享艺术的淡然与自在。


笔者联想到慧闻法师在欧洲传播文化的艺术足迹,比如五年前的威尼斯双年展,向来不善言辞的慧闻法师着墨于未来已来”的艺术世界。他把艺术与禅糅合在一起创作,推动纯真上善的艺术作品。他的作品处处彰显中国传统文化之真善美慧,弘扬博爱和包容的中国佛教智慧。他的艺术属性是上善若水真水无香,他的发言用一首诗《空》敲出人们的思考,敲出一个“空即是无,空即是有”禅化的空间,从视觉上领略他构思奇妙的境界,在笔走龙蛇之间以抽象的佛像、小桥流水,活字印刷、亭台楼阁元素挥就大作。在有无之间落笔,给人一个慢下来的艺术思考。


慧闻法师弘扬中国佛教精神,以笔墨谱写了坚定的爱国爱教思想。能成为一个当代禅僧的艺术家,最要感恩的就是祖国的伟大,给予了出家人在这个时代的成长与成就。也可以说,他是这个时代远赴北欧第个有影响力与本地文化名流(包括影响汉学家马悦然、冯辽等)的僧人艺术家。古时从西域到东土,古丝绸之路文化交流最重要的内涵之一便是各种中国文化的东传,也包括中国佛教文化交流。在丝绸之路的交往中,持续时间最长、对世界影响最大当属宗教文化传播。因此,有历史学者说,数千年来,丝绸之路上行走着两个人,一个是商人,一个是传教士。如今从中国到北欧,慧闻法师却给这个噪动不安的世界带来一个淡泊名利的东方禅境。禅与艺术是人类文化历史的核心内容之一。不论东方还是西方,在数千年的文明进程中,宗教与艺术都蕴含了人们对真、善、美的追求和实践。丰子恺说,艺术的最高点与宗教相接近。艺术家看见花笑,听见鸟语,举杯邀明月,开门迎白云,能把自然当作人看,能化无情为有情,这便是物我一体的境界。更进一步,便是万法从心诸相非相的佛教真谛了。最高的艺术家有言:无声之诗无一字,无形之画无一笔。可知吟诗描画,平平仄仄,红红绿绿,原不过是雕虫小技,艺术的皮毛而已,艺术的精神,正是宗教的。古人云:文章一小技,于道未为尊。又曰:太上立德,其次立言。弘一法师教人,亦常引用儒家语:士先器识而后文艺。所谓文章”’“文艺,便是艺术,所谓器识,正是宗教的修养。生命的终极意义不可能在此生中。如果它在此生中,而这总是模糊不清,也许不是终极。宗教性就是宇宙性。慧闻法师现场作画的《空》就是要力图打破飘渺的世界,通过宗教的绘画思考总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智慧。在面对世界文化和未来文化的发展中,通过宗教与艺术多重空间的再创作的形式,建构出中国传统文化新的视觉综合文化体系。慧闻法师把情景空间艺术打造出所谓未来,就是现在,所谓全世界的,就是最精神的。在艺术的非人化进程,慧闻法师以宗教拯救艺术,以佛法普渡艺术时空,慧闻法师透过其个人独特的文字影像,画中一个佛像的光影尝试挑战旧有的宗教的道德力量,同时对大千世界揉合了佛十方三世的娑婆世界想法,并对东方净琉璃世界进行文字普照还原,实现宗教与欧洲艺术家跨越时空的或赞叹或瞻礼或称供养的诸众生对话


慧闻法师的书道悟入禅机,其书体墨迹脱去了名缰利锁的束缚,如法思无法,恬静自然。慧闻法师在这场艺术与宗教的多维融合,去探讨北欧时空与艺术阐释的微妙关系,在思想领域和精神纬度上的意义,向北欧展示文明互鉴的中国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