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瑞典买单

2019-04-20 20:37:06 来源:北欧投资

(北欧投资 报道)英国脱欧对欧盟大选施加的最大影响之一是欧盟预算缺陷。对于瑞典左翼和右翼反对党而言,他们绝对不赞成提高瑞典在欧盟的会员费来填补英国走后的漏洞。 但瑞典政府的合作伙伴中心党和自由党似乎站在了对立面,他们准备把更多的钱投入到欧盟的这口锅里。

 

当英国离开欧盟时,欧盟预算就会出现一个大漏洞。其余27个成员国将面临着一个共同的处境:支付更多的欧盟费用。

 

作为第一次谈判,欧盟委员会提议瑞典的欧盟会员费每年增加150亿瑞典克朗 - 比目前的400亿瑞典克朗的费用增加了35%。

 

负责谈判的瑞典联合政府对此表示不能接受。现有政府的目标是欧盟能够通过减少总预算来减少会员费用,并将经费从农业补贴和结构基金转移到新的重要投资,例如安全,移民和气候变化。

 

社会民主党的代表海伦·弗里宗说:欧盟必须拥有新一代的预算,包含优先级的预算。新预算仍然需要尝试解决欧盟面临的共同挑战,目前看来主要是安全,移民和气候,性别平等。

 

瑞典绿党代表 Alice Bah Kuhnke也在同一阵营, 她说:我们认为欧盟应该重新分配可用的资金资源,包括更有效地开展农业支持。 瑞典环境党希望欧盟更多地投入于气候和气候问题,并将重心从研究转换到更全方位的投入。

 

另一方面,政府的两个支持合作伙伴对提高会员费则表示了肯定的态度,尽管欧盟选举中没有一位候选人正式提出了这一点。

 

自由党候选人卡琳·卡尔斯布鲁(Karin Karlsbro)支持法国总统马克龙对更广泛和更深入的欧盟合作需要更多资金投入的诉求。她说,我们准备投资欧盟经费也考虑增加欧盟的预算。

 

类似的消息也来自中心党的 Fredrick Federley。Fredrick 批评了大幅削减农业政策的计划,即使欧盟30%的预算用于农业政策,但它仅相当于欧盟国家GDP总量的0.3%。Fredrick 称,我们将总预算的0.3%用于整个联盟的健康和安全食品。虽然欧盟的农业政策规模很大,但相对于国家预算而言,它实际还很小。


目前看,有关欧盟上涨会费问题,瑞典政府还不能在本国达成妥协:左翼和右翼的反对非常坚决,不愿提高瑞典会员费,他们准备在农业政策,区域援助和基础设施投资等领域降低预算。

 

左派党的Malin Björk 认为瑞典应该准备在预算谈判中使用否决权。

 

 - 我认为进入这些谈判似乎非常愚蠢,我们对他们没有任何其他的要求。要讨论的不仅仅是增加的预算,更应该是资金应该用于什么。如果没有气候变化,欧盟就会出现军事化,只会是围墙而不是难民接待,那么我认为没有理由不采用否决权。

 

 - 我知道这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欧盟是复杂的混合体,通常他们都认为他们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成员国应该只服从和遵循。这一次只能是个不字,我们不打算给更多钱了。

 

基督教民主党人Sara Skyttedal 继续强调欧盟应更“正确”,即预算应覆盖的范围。

 

 - 现在提议的欧盟预算的急剧增加意味着瑞典将增加35%以上,这不是小调整。我认为欧盟应该纠正预算的具体内容,并在预算中重新确定优先次序。

 

瑞典温和党的Tomas Tobé基本上有同样的看法。他强调,在右派联盟政府执政期间欧盟实际降低了瑞典的会员费用。

 

 - 现任政府在谈判中要起到更积极的作用。我们应该继续制定区域政策,让瑞典出钱参与负责其他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这是不合理的。原则上欧盟国家不应利用欧盟的拨款来提升国家的竞争力,而是应该用于促进欧盟地区的自由企业和消除贸易壁垒。


读者朋友,你认为瑞典政府应该同意支付增加的欧盟会员费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