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美国大片演成现实的川普总统

2020-01-04 23:32:57 来源:狮子到曼诺林



2020年1月3日,在美国总统川普的指令下,美国军方改进型“死神”无人机发射了3枚“地狱火”小型导弹,精确击中伊拉克首都巴格达机场附近的两辆汽车,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最精锐部队圣城旅”最高指挥官卡西姆·苏莱尼少将,以及由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武装“人民动员组织”指挥官阿布·马赫迪·穆罕迪斯当场炸得粉身碎骨,另有6人死亡。


有关人员从卡西姆·苏莱遗留在现场的一只左手及其标志性大戒指核实了其身份,随后,美国、伊朗、伊拉克分别确认了苏莱曼尼的死讯。


苏莱曼尼少将是一个真正的职业军人,不要小看了少将这个军衔,据说在伊朗,现役军人最高军衔就是少将。早在两伊战争中,苏莱曼尼就以其勇敢、智慧、多次重伤不死等传奇脱颖而出,他在伊朗乃至整个中东地区是标志性人物,是中东最出色的特工之一、伊朗最杰出的军事战略家和战术家。


苏莱曼尼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被不少伊朗民众视为民族英雄,曾被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依称赞为“活着的烈士”,《时代》周刊2017年将其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之一


2004年,苏莱曼尼受命组建“圣城旅”,集情报、特战部队、秘密外交、对外作战于一身,是伊斯兰革命卫队最精锐的部队,也是伊朗向海外“输出革命”的最高指挥官和操盘手,在伊朗国内外拥有巨大影响力。虽然表面地位排在伊朗总统鲁哈尼之后,但苏莱曼尼深受伊朗最高精神领袖哈梅内依信任,手握大量军事、情报、经济、外交资源,在掌握实权方面仅次于哈梅内依,是伊朗实实在在的第二号实权人物。


近些年来,伊朗什叶派势力在中东急剧扩张,离不开苏莱曼尼的运筹帷幄,他直接指挥了伊朗在叙利亚、伊拉克、也门、黎巴嫩等国的军事力量,让伊朗深度介入这些国家的局势。被称为“中东谍王”的苏莱曼尼,成为伊朗在中东势力的象征。


伊朗是美国在中东的死对头,两个国家几乎每周都在打口水仗,美国总统川普更是亲自上阵,对伊朗进行指责甚至威胁。但是,下令打死苏莱曼尼后,那个每天在推特上喋喋不休的夸奖与自我夸奖、怼天怼地怼空气的美国总统川普,却罕见地仅仅在其推特上发布了一面美国国旗--星条旗,没有任何文字说明。


这种表现好像一点也不符合川普的性格与一贯表现。但是,这种表现却似曾相识--美国大片中,那些在关键时候以个人超强能力拯救地球、拯救人类、拯救美国的英雄人物就是这样行事的!


美国大片中的英雄人物,往往在生活中受过很多挫折和不如意,大多过着简单而低调的生活方式,不愿在社会上多管闲事,更不愿惹事生非。因此,他们面对极端邪恶势力不断挑剔,一般不会一上来就直接选择暴力解决问题,刚开始时往往选择忍让,或者以其他办法劝说那些坏人别再做坏事,也别把人逼急了,英雄们也偶尔显露一下实力,以示威慑。但是,坏人有钱、有人、有枪还有“保护伞”,少数坏人智商很高,具有很强的科技智慧和资源,他们已经欺负了太多比自己弱小的人,在社会上称王称霸惯了,总把身负绝技的英雄的退让视为软弱可欺,因此越来越嚣张,不仅变着法羞辱那些选择低调行事的英雄人物,还时不时让他们吃哑巴亏。


美国大片中,英雄人物在被逼到墙角之前,往往说了很多废话:有时是苦口婆心的规劝,有时是言辞激烈的争吵,还有的就是展示力量后的威胁,总之废话很多,这让看电影的人很厌烦,观众巴不得他们早点动手,让精彩、火爆的场面快些上演--反正善言善语对那些坏人完全不起作用。但是,英雄人物决定选择用武力解决问题后,一般就不怎么说话了,他们只会为决战做精心准备;而把坏人彻底消灭之后,这些大片中的英雄人物更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他们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最终消失在芸芸众生的平凡生活之中。这一次杀死苏莱曼尼后,川普的行为好像是在模仿美国大片里的英雄人物。


川普是一个复杂人物,他是历经挫折后的成功地产商人、亿万富翁,经营过媒体且自己当脱口秀主持人,组织过全球选美大赛,写过书,还演过电影,也在别人的电影中客串过角色。


川普的人生跌宕起伏,行事往往异于常人,处事老辣而干脆。当上美国总统后,川普登上了人生的另一个颠峰。三年多的总统生涯,川普颠覆了不少美国政治传统,退出了不少世界多边组织,有力地橇动了已经有些板结、扭曲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也动了很多人的“奶酪”,引起激励反应与反对。从他一系列的行为看,川普一定程度上把自己演绎成美国大片里的英雄人物--他以一已之力,拯救美国与人类。


可能,现实中的川普就是把自己扮演成美国大片里的英雄人物,按英雄人物的行事方式解决问题,最终努力把自己塑造成现实世界里的英雄。这体现在经济贸易、政治、军事、文化等四个方面:

一是拯救美国经济的英雄。


上台伊始,川普就认为美国在当今世界贸易体系中已经是输家,因为美国每年都有巨额贸易逆差,稳居世界第一,其他各国都在占美国的便宜,前几任美国总统早就把贸易战打输了,输得一塌糊涂。因此,需要与贸易伙伴重新进行谈判,为美国企业与产品争取公平竞争的贸易环境。同时,川普认为美国国内经济政策极其失败,对企业束缚太多,使原来属于美国的资本不断外流,更让拥有制造业传统的那些州成了“锈铁带”,失业人口增多,社会矛盾突出。而他川普,就是实现国际贸易公平,调整经济政策,进而拯救美国经济的英雄。


川普成为总统后,首先调整美国国内经济政策,为企业松绑,减轻个人负担并促进消费。川普在美国实行大规模减税政策,有效降低企业成本,使国际资本不断回流美国;他顶住巨大压力出台放松环境管制的政策,让传统能源企业得到发展机会;同时,他还与国会一道,推出了近2万亿美元投资的法案,持续加强美国基础设施建设,大力改善投资环境,在增加就业的同时,让美国对全球企业更有吸引力。这一系列的经济政策,让美国经济近年来一直保持较高速度增长,美国股市不断攀上新高,失业率降至50年来新低,少数族群、黑人、妇女等困难群体的就业率创历史记录,大多数美国人的实际收入一直在增加。美国这一波经济增长目前还没有停滞的迹象。


其次,川普以关税大棒开路,几乎对所有贸易伙伴都发起了贸易战,要求重新进行贸易谈判,为美国赢得公平。川普实现贸易公平的方法和目标很简单,干脆明了:贸易各方互相实现“三零”,即零关税、零补贴、零壁垒,大家都公平竞争。川普贸易战成果非常明显:与韩国达成新的美韩自由贸易协定,美墨西加协议成功取代饱受诟病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美日自由贸易协议生效,美中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同时,川普已多次声明,英国脱欧后,美国将与英国达成极好的自由贸易协定,美国与欧盟贸易谈判虽然并不十分顺利,但并没有破裂,美国与印度、巴西、澳大利亚等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贸易谈判也正在进行。踢开多边体系,坚持双边贸易谈判,让美国的优势更加明显。


如果川普连任,以市场经济为导向、减少政府干预的新世界贸易格局将在川普手中塑造成型。


二是重塑世界政治格局的英雄。


苏联解体虽然结束了冷战,世界政治格局持续发生广泛而深刻的变化,各种势力分化组合,但是,美国面临着更复杂的国际局势,新的挑战不断出现。911之后,世界反恐形势不断发展变化,文明冲突背景下不对称战争成为美国面临的新的重大威胁。川普从三个方面出击。


首先,美国盯住并继续遏制俄罗斯与中国。


普京实行威权统治,让已经步入民主化道路的俄罗斯重入泥沼,俄罗斯人民经历了一个“失去的20年”。同时,俄罗斯大国沙文主义、民族主义等传统被普京玩弄得十分顺畅,不仅与欧美依旧对峙,而且对前加盟共和国不断蚕食挤压。2008年北京奥运开幕当天,俄罗斯侵入格鲁吉亚;一直插手并深度介入乌克兰事务,于2014年公然吞并乌克兰克里米亚半岛,直接支持乌克兰东部分裂势力打内战;在叙利亚内战中出兵力挺作恶多端的巴沙尔政权,还不时与土耳其、伊朗等国家搅和在一起,与欧美国家作对。


川普上台后,坚持联合欧盟对俄罗斯实施全方位制裁,让俄罗斯的国际生存空间不断压缩,俄罗斯经济每况欲下,同时,美国坚持与俄罗斯的接触战略,有效管控重大矛盾,避免与俄罗斯直接武装冲突,进一步牵制俄罗斯。在这种状况下,普京即使有称霸的野心和恢复俄罗斯大国雄风的意志,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对中国而言,川普把当年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升级为“印太战略”,综合动用各种手段,整合中国周边战略力量,继续遏制中国的意图十分明显。同时,美国悄悄将最先进的军机与战舰布署到西太平洋地区,并在南海、台湾、香港等问题上动作不断,威慑并制肘中国。


其次,美国要求盟友发挥更大作用。在G7国家中,美国依然是当仁不让的老大,美国利用这个平台,把发达国家整合进来,并要求G7中的北约盟友支付更多军费开支,发挥更大作用,分担美国各方面压力。同时,美国也要求日本、韩国支付更多的美国驻军费用。


最后,坚持从中东撤出美国军队。2001年,美军以反恐和打击基地组织为名,大规模进入阿富汗,很短时间就瓦解了塔利班政权,将基地组织的势力挤压到深山老林。但阿富汗毕竟是一个十分落后的国家,国家一直处于动荡之中,反美活动始终没有消停。


2003年美军又攻入伊拉克,推翻独裁的萨达姆政权并将其送上绞刑架,但是伊拉克依旧分裂和混乱,民族、教派、利益矛盾日益凸显,驻伊美军夹在中间,往往成了各方攻击对象。阿拉伯之春后,中东更加混乱,恐怖组织ISIS乘势席卷伊拉克北部与叙利亚东部,肆意妄为,给整个地区乃至世界带来灾难。虽然美国协调各方力量,最终在2017年底将伊斯兰国土崩瓦解,并在2019年底将其头目巴格达迪消灭,恐怖分子仍然是这个地区的巨大隐患。土耳其、伊朗、俄罗斯又不断介入地区局势,他们各怀鬼胎,借反恐之名行事,力图使自己利益最大化。


因此,川普一直要求从中东撤军,声称美国已经在中东消耗了数万亿美元,付出数千美国军人性命,美国军人没有义务为别的国家打仗,中东这个混乱的地方,美国军人再也不会过多地面介入,而是让教派林立、矛盾错综复杂的中东各国自己解决问题。因此,川普压缩了阿富汗、伊拉克美军人数,又宣布从叙利亚撤军,让这些国家及俄罗斯、伊朗、土耳其等去争、抢、去消耗。另一方面,美国在中东有以色列这个狠角色为铁杆盟友,加上遍布中东各地的军事基地及庞大的海军、空军力量,其实不需要那么多美军驻扎当地,美国依然是中东政治的最大玩家。


三是打击邪恶与流氓势力的英雄。


回顾川普上台三年多的时间,美国在军事上有一个明显特征,那就是尽量不打仗、少打仗,打则必胜。对并不具有武力直接威胁美国的朝鲜、伊朗、委内瑞拉等国,美国的策略是制裁加极限施压,始终不动用军事力量进行打击。而一旦这些国家发展出威胁美国的军事力量,美国必无情将其摧毁。


现阶段,川普坚持对三类对象进行了军事攻击。


第一类是有反人类行为的邪恶势力。2018年4月13日,以美国为首的北约,以阿萨德政权使用化学武器残害平民为由,叙利亚“化学武器设施”实施精确打击。美国扔下99枚导弹,将叙利亚三分之一的空军消灭。

川普当时说:上周六,阿萨德政权再次滥用化学武器残害首都大马士革附近小镇杜马的平民这种行径是邪恶、卑鄙的。无数的父亲母亲、婴儿孩童在被袭击后的废墟里饱受苦痛、奄奄一息。造下这样罪孽的不是人,而是恶魔


第二类是恐怖组织及恐怖分子。除了继续打击阿富汗基地组织及塔利班残余势力,川普将打击的重心放在消灭恐怖组织“伊斯兰国”身上。川普上台后,美国协调北约国家加大对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头目的定点清除力度,不断轰炸他们的军事设施,又大力支持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让其成为地面对抗伊斯兰国的主力军,同时,支持伊拉克军队不断收复失地。川普还授权前线美军指挥官直接采取军事行动,不必向本土申请批准,让现场指挥官有更多的即时行动自由,使美军打击IS恐怖分子的效率大大提升。伊斯兰国及其头目巴格达迪相继被美军消灭。


第三类就是杀害美国军人、公民及其盟友的军事力量。


伊朗在伊拉克深耕多年,影响巨大,并直接与美国作对,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伊朗与美国矛盾加剧。近年来,虽然伊朗动作不断,也击落过美国的无人机,攻击、扣押波斯湾的油轮,用无人机炸毁沙特的油田,引起世界油价波动,但是川普一直没有选择武力对付伊朗,其理由是伊朗的一系列行为并没有造成美国人死亡或受伤,美国也无意颠覆伊朗政权。前段时间,伊朗与美国还交换各自扣押的对方人员。


2019年底,伊朗支持的“人民动员组织”真主旅不断向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基地发射火箭弹,造成有关军事设施损毁,但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川普也忍了。


直到2019年12月27日,“真主旅”袭击美国驻伊拉克基尔库克军事基地,造成一名美国承包商死亡,4名美国人受伤。美军在 12月29日发动大规模行动,空袭伊拉克及叙利亚境内多个“真主旅”据点,杀死25人,50多人受伤,其中包括“真主旅”的少将旅长。


随后,大批亲伊朗的伊拉克民众、“真主旅”成员连续两天到美国驻巴格达大使馆前抗议,激进分子翻过大使馆围墙、撞开大使馆大门,在大使馆内大肆纵火、破坏。面对他们的攻击,伊拉克安全部队并没有怎么阻止,保卫大使馆的美军发射了催泪弹,也没有完全赶走这些人。


这些举动彻底激怒了川普,他亲自给伊拉克总统打电话,要求伊拉克军警保护美国使馆。随后,美军通过直升机、巨型军用运输机将荷枪实弹的海军陆战队队员送到大使馆,迅速控制各个制高点,随时准备开火,美军阿帕奇攻击直升机不断掠过大使馆,避免了当年美国驻利比亚班加西领事馆被攻陷、领事及工作人员被杀的悲剧重演。


川普称伊朗是美国大使馆遇袭的幕后黑手,第一时间命令驻扎在美国本土的精锐部队第82空降师分步派往中东,随时支援。川普警告伊朗“会付上非常沉重代价!这不是警告,而是威胁”。


随后的1月3日,就发生了苏莱曼尼及“人民动员组织”指挥官阿布·马赫迪·穆罕迪斯被炸身亡事件。这两人同时死在伊拉克,而穆罕迪斯又是向美国基地发射火箭弹、攻击美国大使馆的直接责任人,很明显,苏莱曼尼与美国基地、使馆被袭事件有关。在苏莱曼尼被袭身亡后,美国指责他正在伊拉克策划更多针对美国军人、公民及其盟友的袭击行动。


从大使馆被攻击,到首要与幕后分子被无情击毙,仅仅一天时间,川普就将自己所说的“威胁”变为现实,一如美国大片中的英雄对邪恶人物的挑衅忍无可忍,终于发动致使一击,使其首恶毙命。


三是守住美国文化传统的英雄。


作为一个移民社会,美国文化多元而包容,但其核心还是基督教文化传统,这也是美国作为自由民主国家典范的文化根基。


近年来,在全球化浪潮冲击之下,美国社会左倾思潮严重,保守主义思想受到压制,新的“政治正确”造成了无数的扭曲与异化,加上不断增加的非法移民,美国社会和人口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美国传统价值观有边缘化趋势。


川普上台后,保守主义思想强势回潮,他做了两件影响十分深远的事,使美国保守主义能够在相当长时间内发挥作用,持续维护美国文化传统。


第一件事是联邦法官的任命。在第一个任期内,川普向最高法院成功任命了2名保守派法官,使美国最高法院保守派法官数量与自由派法官的比例达到6:4,如果川普连任,他极有可能任命第3名保守派大法官。同时,川普3年内共任命了185名联邦法官,其中包括50名巡回上诉法庭法官。这些新任命的联邦法官大多只有50岁左右,且是终身制,他们将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美国司法系统意识形态的比例。作为一个真正的法治国家,司法系统将对美国社会意识形态、人们的价值观乃至文化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第二件事是改变美国移民政策。上台后,川普迅速出台“禁穆令”,意图十分明显,但因步伐实在太大,反对者众,联邦巡回上诉法庭法官宣布白宫败诉,后来川普修改后的“禁穆令”在最高法院才扳回一程。


3年来,川普不断修订美国移民政策,阻止非法移民进入,并通过新的政策及时遣返非法进入美国的移民。另一方面,川普利用关税手段,逼迫墨西哥新任总统增派军队加大边境管理,减少拉美非法移民抵达美墨边境,他甚至不惜挪用军费,坚持在美国与墨西哥边境建墙,以阻止没有尽头的非法移民。


从近来年的情况看,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已经大幅减少。


美国已故学者塞缪尔.亨廷顿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著作《文明的冲突和世界秩序的重建》,曾经引起过巨大争议,但其提出的文明冲突理念随着时间流逝,不断被风云变幻的国际局势所验证。亨廷顿比较明确的表示,以美国、欧盟为代表的西方基督教文明,未来最大的挑战将来自中华文明与伊斯兰文明。川普当选美国总统及其施政行为,可以看作是对西方基督教文明对当今挑战的直接回应。


苏莱曼尼死后,伊朗誓言报复,美国也加大了国内和海外基地的戒备,相信双方都会有下一步动作。但是,以伊朗目前的经济、军事实力,它没有发动所谓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能力,也很难对美国本土发动直接大规模攻击,美国在中东仍然具有碾压伊朗的军事、外交实力。伊朗如果一意孤行,将受到美国更严厉的军事打击,败得也会更快,最后让川普成为美国大片式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