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塞尔:《共产党宣言》诞生的地方

2018-05-01 01:24:10 来源:参考消息

1845年2月至1848年3月,年轻的哲学博士马克思曾在布鲁塞尔流亡三年。在这里,马克思与恩格斯共同创作完成了标志着马克思主义诞生的《共产党宣言》,从此他的思想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本报记者沿着他当年在布鲁塞尔的生活轨迹,追寻伟人脚步,追忆伟人风范。

“危险记者”被紧盯

1843年,马克思以旧《莱茵报》编辑身份第一次登上社会舞台,在该报被普鲁士政府查封后,他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女友燕妮结婚,随后出走巴黎。在巴黎,除研究政治经济学和法国大革命史外,马克思还时常利用机会抨击普鲁士政府。1844年底,在普鲁士政府的唆使下,法国内阁将马克思及革命民主派报纸《前进报》的许多撰稿人驱逐出境,马克思不得不以政治难民的身份流亡比利时。

当时的比利时生活着数量较为庞大的普鲁士移民,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受乌托邦思想影响,希望实现全世界大团结。这或许是拥有政治抱负的马克思选择布鲁塞尔的因素之一。

在抵达布鲁塞尔一周之后,即1845年2月7日,马克思向比利时国王列奥波特一世写了这样一封信:“兹有卡尔·马克思,系哲学博士,现年26岁,原籍普鲁士王国特里尔,愿偕其妻及一个孩子移居于陛下的领土,恳请陛下准予在比利时居住。”

然而,比利时政府并未立即批准这一避难申请。直到1845年3月22日,在马克思签署“不在比利时发表任何评论时事政治的文章”这一承诺书后,当局才给他颁发了居留证。但布鲁塞尔市政府以及警察们仍在暗中密切关注这位与比利时自由派交往频繁的“危险记者”。

三年搬家八九次

由于许多文稿无法出版,主要靠稿费生活的马克思在布鲁塞尔的生活十分窘迫。三年流亡期间,马克思在布鲁塞尔的住所大约更换了八九处,这些住所如今大多面目全非了。目前,有迹可寻的主要有三处。

第一处是位于布鲁塞尔著名圣米歇尔大教堂附近的“野树林”公寓。这是一个能提供食宿的公寓,马克思一家曾多次在这里短期居住,尤其是在搬出旧家、寻找新家的过渡期内。1848年3月,马克思就是在这里被捕入狱,并在次日被送上前往巴黎的火车。如今,当年的建筑已不复存在,这里是一家私人银行的总部所在地。


第二个住处是1845年5月3日至1846年5月7日的租住地同盟大街5号。在马克思入住后,恩格斯很快从巴黎迁来,住在7号。在这里,两人共同完成了《德意志意识形态》这部重要著作,第一次系统阐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如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生产关系必须适合生产力的发展等,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成熟。

今天,一幢气派的现代化大楼在同盟大街5号和7号的旧址上拔地而起,这里是比利时职业病基金会总部所在地。

从1846年7月开始,马克思一家搬进他在书信中经常提及的“纳缪尔郊区奥尔良路42号”,这里是马克思在布鲁塞尔居住时间最长的一处。这里的旧房屋于1911年重建,查阅资料可知,“当时这里是一座小房子,内部装饰十分简单,甚至可以说是寒酸”。据历史学家考证,当年的奥尔良路42号就是今天伊克塞尔区的让·达登街50号。如今,这里变成了一座普通的五层居民楼,顶层是一个瑜伽馆,布鲁塞尔伊克塞尔区历史协会在楼房外墙上写了一块小牌子:“1846~1848年马克思在这里居住”。

从时间上来看,这里正是《共产党宣言》构思并创作完成的地方。《宣言》第一次对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作了系统的表述,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

与工人打成一片

布鲁塞尔市中心著名的大广场最高建筑市政厅的一侧,有一座外墙镶金的4层小楼,正门饰有一只振翅欲飞的白天鹅,这便是著名的“白天鹅之家”餐厅。如今,饭店外墙悬挂的铭牌用法文和弗拉芒文写道:“马克思自1845年2月至1848年3月住在布鲁塞尔。他曾跟‘德意志工人协会’和‘民主协会’一起在这里欢度1847~1848年的新年之夜。”进入餐厅,只见左侧靠里位置的墙上贴着一块写有“卡尔·马克思”的小牌,上方则悬挂着马克思的画像。

马克思到布鲁塞尔不久,很快与侨居比利时的德意志工人打成一片。1847年春,马克思和恩格斯加入了一个由侨居法国的德国政治流亡者成立的秘密组织——正义者同盟,并在同年6月将其改造成无产阶级的第一个国际共产主义组织,即共产主义者同盟。8月,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布鲁塞尔建立德意志工人协会,目的是对侨居比利时的德国工人进行政治教育并向他们宣传科学共产主义思想。从此,“白天鹅之家”餐厅成了德意志工人协会的主要活动场所。马克思、恩格斯定期去那里发表演讲。为了吸引听众的注意力,他们甚至用组织游戏等方式使革命宣传活动变得丰富活泼。


1847年秋,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推动下,布鲁塞尔民主协会成立,旨在联合所有在比利时的革命民主派,“捍卫人民团结和人类博爱”,马克思被选为副主席。

为革命再遭驱逐

1848年2月《共产党宣言》正式出版之际,欧洲革命形势风起云涌。2月22日,法国二月革命爆发,并在3天后成功建立法兰西第二共和国。

在这一消息的鼓舞下,马克思和恩格斯积极参加比利时的革命运动,马克思甚至拿出了一部分刚刚收到的父亲遗产来武装布鲁塞尔工人。有人将此事报告给了比利时司法部,于是比利时国王3月3日给马克思下达了24小时离境的敕令。

当天,正当马克思在“野树林”公寓收拾行装时,警察突然闯入并以没有身份证为由将他逮捕,关押至位于市政厅后面的监狱。在法庭走了一个简单过场后,马克思当天被送上了开往巴黎的火车。

1869年,马克思回忆称比利时是“与世严密隔绝的地主、资本家和神甫的舒适小天堂”。可见,比利时的3年生活并未给他留下多少美好回忆。(《参考消息》驻布鲁塞尔记者 潘革平)

“白天鹅之家”餐厅内悬挂着马克思画像(叶平凡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