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宜对外国人过分尊重

2018-09-24 13:04:02 来源:北欧时报

2011年我访问韩国某大学时,见到了该校新聘的两名欧洲人助理教授(不便具体说姓名),是tenure track职位。其实,这是韩国最好的大学之一、世界著名学府,招聘两个外国学者本是一个普通的事件,但却被韩国媒体广为报道,两人也成了明星式的人物。这反映了鲜有西方人到韩谋职,更反映了韩国人对外国人过分尊重的心理。试问如果一个韩国人在欧洲获得助理教授职位,会受到众星捧月般的待遇吗?


我们国家也有这个问题。随便举个例子,2008年胶济线铁路事故,受伤的欧洲人(法国的)被转移到北京治疗,还受到了领导的探望,而大多数普通伤者则在山东本地治疗。在我看来,这样做大可不必。试问,如果在法国发生了这样的事故,有中国游客伤了,会被转移到巴黎治疗吗,又会有领导人看望吗?


古代,我们把外族称夷人,反映了过分自我中心化的态度。现在,是否有点矫枉过正了呢?我觉得,不宜对外国人过分尊重。众所周知,在西方发展的中国人,不管哪个行业,求职是很困难的,一般都要付出比外国人多得多的努力才能站稳脚跟。但外国人到中国发展则要容易得多,多数单位以聘到外国人为荣,工资也高于中国职工。我看,只要给他们正常的国民待遇,不歧视就行了,不必过分礼遇,只有顶级的专家除外。


在科学院半导体所读博士时,我导师的国际学术交流很广泛。我曾见他邀请一名欧洲教授讲学,但中午吃饭仅被安排在研究所食堂的雅间。这个待遇很低,要知道这经常是几个研究生周末去喝点小酒,稍微改善一下的地方。当时我很不理解,为什么请国际专家吃饭不去正规的饭店。后来出国了,我深刻理解了导师做法的道理。许多中国学者访问西方,既没人到机场迎接,也没人请你到高档次酒店吃饭(也有例外,我说的是大多数情况)。当然仅凭这一点并不能就断定人家歧视我们,因为也经常见到西方人之间如此相待,故可理解为是他们不太讲究迎来送往,属文化的差异。不管怎样,既然他们对我们如此,那我们也没必要对他们过于优待,去食堂要个雅间,不失礼就可以了。


在瑞典隆德大学读博士时,许多人毕业当天经常举行晚宴招待亲朋好友庆祝一下。按中国文化,请客自是主人出钱。可是,这里是AA制,即我请客,你自己出钱,现金或转账都可以。我就参加过好几个这样的晚会。有不少中国留学生办宴会按自己的传统,不跟西方人收钱,但由于实在负担太重,就采取要么减少受邀人的数量,要么自制中式食品的方案。我毕业的时候,则选择了不办宴会,只简单买了一些糕点在答辩会后分发。我实在不想采用他们的我请客,你自己出钱的方案。我更不会自己掏腰包请西方人,因为他们没有那样请过我。当然在华人圈内部,我请大伙吃了一顿,跟在国内差不多。


总的说来,我的看法就是,不宜对外国人过分尊重。当然我们要表现出友好,但友好的意思是只要给其平等待遇,不歧视就可以了,不宜把他们捧上天。别人对我们怎样,我们就对别人怎样。别人不捧我们,我们也不必过分去捧别人。


作者/孙捷 瑞典查尔摩斯工学院微纳科技系助理教授,专业半导体纳米电子学以及碳纳米电子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