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罗汉之阿里巴巴篇之一

2017-07-21 04:23:22 来源:

师昱峰,淘宝网创始人。很多年以后,淘宝网创始人之一师昱峰,在淘宝网上给自己取名“虚竹”。他说这是一个遭遇奇遇而得大造化的角色,他很喜欢。此时再回想1999年,或许就是师昱峰得大造化的开始。

那年年初,他还在中央气象局工作,酷爱研究网络技术,而且境界颇高。因此一不留神竟被网友吴泳铭怂恿入伙。在北京孔乙己餐厅,他第一次见到吴泳铭的“带头大哥”马云。当时马云正准备杀回杭州第三次创业。马云的激情,深深震撼了师昱峰。
“坦白说,当时我确实没听懂马云说的话。但是我相信吴泳铭,相信他总不会骗我。”父母闻言却拼了命地反对——听说浙江骗子很多!你为什么要离开国家机关到私营企业去?师昱峰安慰他们,我就是去杭州看看。
没想到这一去,竟生了根。在杭州西部一个普通的居民小区里,十八个人,50万元,从此陋室箪食,彻夜苦战——多年以后,这十八个人被称作“十八罗汉”。
和你们在一起
究竟是什么力量让他义无反顾?师昱峰说不清。“互联网是绝对的机会,年轻人碰到这个机会绝对不能错过!”但是具体做什么?他不知道。
1999年2月21日,阿里巴巴第一次员工大会,也是一次创始人大会。马云慷慨激昂地抛出他的梦想——不做门户,也不做B2C,就做面对中小企业的B2B!与会者集体沉默,然后是激烈地争执。失落、迷茫、犹疑……让两个多小时的会议气氛凝重。
的确,马云为他们描绘了美好的未来,“未来三五年内阿里巴巴一旦上市,我们每一个人所付出的所有代价都会得到回报,那时候我们得到的不仅是这套房子,而是30套这样的房子!”这套150平方米、四居室的房子,原本是马云的新家,还没来得及住就被拿来做了办公室。他们进驻时,正好看到小区挂着的售楼横幅——每平方米2800元。扳指一算,这套房子至少也得二三十万元。对当时东拼西凑出5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的“十八罗汉”来说,30个30万元是什么概念?
——是梦。时值互联网寒冬,“十八罗汉”关于阿里巴巴模式的争论,由此进行了太多次。“当时并没相信事业,只相信马云,相信马云说的话。”为工作上的分歧,他们吵过、哭过,互相不理睬,甚至不在一起吃饭,“但过几天大家就又好了,因为我们对事不对人”。除此之外,日子很拮据。每人每月才500元工资,要租房还要吃饭穿衣,“当时我们都是一群人合租,每人每月才花100多元,还根据每人出资的多少决定房间的大小。”很苦,但在师昱峰看来,“大家真的很开心,一门心思就想着做事。”
他被这个热情而纯粹团队深深感动着。他也在感动这个团队。

重要贡献

师昱峰、吴泳铭和团队另一个人负责编写阿里巴巴的程序。没有严格的管理制度,也没有严格的工作流程,而是自由讨论,平等决策。“决定页面时,彻夜不停地讨论;设计LOGO时,甚至争论过二十几个方案。”很快阿里巴巴的页面就设计出来了。
一年后,阿里巴巴拿到了两次共25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十八罗汉”告别湖畔花园小区,进驻华星科技大厦。
此时互联网寒冬却再次侵袭,风风火火的阿里巴巴一度举步维艰。更可怕的是,曾经朝夕相处患难与共的团队开始内耗。导火索是一封信。从草莽到正规军,阿里巴巴开始公司正规化建设。“十八罗汉”中,第一批有三个人提干,于是成了4个官,14个兵。加上公司大了,人员多了,“十八罗汉”很少有机会见面沟通——误解和矛盾越积越多。终于有一天,其他创始人联合写了一封长信给马云。
第二天傍晚,马云紧急召集“十八罗汉”,“今天大家不用回去了,既然你们有那么多怨恨,现在当事人都在,都说出来,一个个骂过来,想哭就哭,所有都摊在桌面上,不摊完别走!”“批判会”从晚上9点多开到凌晨5点多,许多人痛哭失声,甚至有人提出离开。
到这里,师昱峰眼睛湿润了。那是他记忆中最严重的一次风波。他也有委屈。然而他们最终“像男子汉一样和解了”。
“同事之间团队之间,提倡开诚布公,提倡有话直说,提倡面对面解决问题,提倡用男人的方式解决问题。不搞阴谋,不搞小动作,不搞背后串联,不搞拉帮结派,不搞小集团、小宗派、小山头。”——马云这席话,后来升华为阿里巴巴九大价值观之一。
“有这样的‘教父’,这样的团队,这样的企业文化,谁真正想要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