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真实的进化论面临的困境

2018-10-21 19:06:13 来源:海外校园

天我们已经知道,宇宙并不是永恒的,它曾经有一个开始,也必将有一个结束。这引发了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地球的年龄根本就不够进化所需要的时间。


所以现代进化论者提出“跳跃式进化”的理论来解决问题,比如说“世上的第一只鸟是从一只恐龙蛋中直接孵出来的”。


那么接下来的难题是,生物学家们要到哪里去为这只恐龙偶然孵出的可怜的小鸟寻找配偶,让它们能够繁衍后代?


另一方面,又有一些科学家提出“地球生物是从火星移民过来的”。因为:“在考察了生命所必需的10个条件之后,他们发现,这个世界的全部时间也不够他们解释人类按自然方式发展所需要的时间(《人类宇宙论》)”。




生物史上最荒唐的骗局


生物史上最荒唐的骗局是1912年英国的“贝尔当人”化石。面对着世界各地不断发现各种古人类化石的消息,大英帝国的高傲子民们,实在无法忍受英伦三岛居然找不到古人类居住、生活的证据。很快,日不落帝国的中心终于传来了好消息,“贝尔当人”化石被古生物学家发现了。


而实际情况是:一帮生物学家被一位律师出身的业余古生物学家骗得团团转。一个经过人工处理的假化石,被大英博物馆当国宝珍藏,并成为全世界古人类化石的研究样本长达40年之久。1953年谎言终于被揭穿,美国人指责英国人说:由于你们的偏见,人类被可笑地当成了猴子的后代。


那真实的生物证据是所谓的“寒武纪生物大爆炸”。20世纪末,南京地质研究院在云南澄江地区发现了极丰富的化石,证实在约五亿四千万年前的寒武纪,大约500到1,000万年的极短时间内,整个生物界几乎所有的门类都同时出现,然后就是长期的稳定和不断的灭种,但没有任何进化的趋势。


实际上早在20世纪初期,古生物学家就在加拿大洛矶山脉的博基斯页岩(Borgess Shale)发现了同样的证据。而这个重要的生物学大发现,却被故意隐藏了近一个世纪,直到中国发现了同样的证据才为世人所知。


1999年4月28日,中国科学院就通过新华通讯社,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上公开否定了北京人和元谋人化石:“在亚洲虽发现了50万年前的北京人和170万年前的元谋人化石,但它们与现代人没有直接的承袭关系”。


这里只是确定了“北京人”与现代人无关,但中科院并没有告诉我们,“北京人”化石到底是什么。实际上在当年发掘“北京人”时就有着太多疑团,当年挖掘出的14具所谓的“北京人”头骨,后来全都神秘地失踪,只留下几张照片和石膏模子。


进化论可以满足无神论者理性的空虚


中国的生物学教科书和各地的自然博物馆有没有及时纠正错误?到底是因为科学上的证据还不足以推翻进化论,又或者是因为其它的政治或哲学上的理由使我们必须坚持错误?牛津大学动物学家道金斯(Richard Dawkins)曾一语道破天机,他说,“达尔文的进化论可以满足无神论者在理性上的空虚。”


哈佛大学的古尔德(Stephen Jay Gould)教授,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评价说:“逐渐进化表达了19世纪自由主义的文化和政治偏见”。他认识到,进化不是从科学观察中得到的逻辑推理,进化的理论实际上从一开始就与自然界观察到的现象矛盾。


英国自然博物馆的古生物学家彼得逊(Colin Patterson)1981年在美国自然博物馆演讲时,将进化论和基督教的创造论作了比较,他认为这两种理论在科学上都属于空洞的观念,主要是靠信心才能接受。他指出,表面上两者都包含了许多知识和理论,可惜名不符实,都属于伪科学。


那天,彼得逊向当时坐在美国自然博物馆里听讲的众多进化论专家们发出了下面所述的著名挑战:“你们谁能告诉我进化论里面有哪一条,任何一条是你们确实知道,完全无误的真理呢?我曾问过英国自然博物馆地质部的人,我得到的唯一答案是沉默。我又问芝加哥大学进化论形态学讲座的听众,其中有一群很著名的进化论学者,可等了很久还是沉默”。(摘自詹腓力所著《审判达尔文》


进化论为什么被广泛承认?


为什么进化论能够在世界上被广泛承认呢?我找到几条理由:


第一、是人类的狂妄自大,我们实在无法忍受在我们之上居然还有另外一种超越的力量在控制着我们。


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人类相信自己已经可以控制这个世界,也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所以我们再也不用学古人那样简单而愚蠢地远离上帝,而是用自己的方法彻底否定上帝。可是,当人类否定上帝之后,马上引出了一个更加严重的问题:我们将如何面对所谓的人类终极关怀,也就是关于人类的起源和终结的问题?


达尔文的进化哲学正好迎合了这种思潮,填补了这个空白。因着无神的偏见,所以证据不符也没有关系。


第二、是科学家之间的互相信任,也可以叫做诚信原则。我们相信绝大多数科学家是非常诚实的,但现代科学把科学家的研究领域限制在一个很窄的范围内,一般情况下他们很少会跨出他们的本行。


当一个新的科学理论出现时,通常会受到同行们的检验,但平时没有一位科学家在运用别人的科学理论时会先求证,只有当出现明显错误时才会重现审查,而其他专业的科学家根本不会想到生命科学中居然有假冒的证据。


其实有这么多现代科学家相信进化论,并非这个理论有什么确实的证据,而是这些科学家们早在求学期间就被灌输了达尔文理论,以至于相信。


第三、是有些生物学家们心里很清楚进化论根本不是科学,它只是打着科学的幌子来解释哲学或宗教问题,根本不能用科学方法来衡量。


现代科学的研究方法是一个实验论证的方法,它的研究对象必须是可以被观察到的、一直发生的、能用数学公式表达。然而,进化论实际上谈论的却是过去可能发生过的事件,基本上它是一个历史问题,现在不再发生,也不可能在实验室重复。


而且事实上,现代生物学是奠基在孟德尔的遗传理论上,所以他们才能够容忍进化论,让它在生物学领域占一席之地。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进化论者把物种的变异引申到整个生命的起源,再推广到宇宙的进化,最后得出无神的宗教结论,这完全超出了科学所能研究的范围。生物学研究的只是生命的现象,研究生命的本质属于哲学范畴。


今天大家都知道,海克尔那被后世生物学家描述为极具“艺术和夸张”性的胚胎图居然骗了全世界一个多世纪,甚至连那些达尔文的批判者们都没有怀疑它的真实性。然而他在“社会达尔文主义”领域的开发给全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称他为“纳粹”理论之父不为过。


海克尔按照“适者生存”理论推论出:“我们的文明国家人为地养育着成千上万得了不治之症的人,比如神经病患者、麻风病人、癌症病人等等,这对这些人本身和对整个社会没有任何好处”;他还积极宣扬“德意志民族的高贵血统”,竭力煽动名族主义。


海克尔利用科学家的权威来普及他的政治观点,并且得到了很多德国人的支持。后来的纳粹就是利用“坦克、飞机和大炮”来实践“适者生存、弱肉强食”的进化法则,今天又有很多人提出“安乐死”或“堕胎”,实际上也是基于同样的理由。

  • 楼 健 /作者现居瑞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