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鸿飞:搞艺术如同炮制猪大肠

2019-08-26 07:37:01 来源:竹林中行


编前语:

      许鸿飞是国内鼎鼎有名的雕塑艺术家,非雕塑圈、非艺术圈的朋友对许鸿飞这个名字或许有点陌生,但对许鸿飞鲜明而独特的雕塑作品——“肥女”应该会印象深刻。

      许鸿飞目前是广州雕塑院院长,好些年前认识他的时候还是副院长,不过在我看来,官职的变化对许的为人处世、做事风格没有任何影响。这位瘦削轻语、一嘴胡须、叼着烟斗、穿着整洁时尚,一眼望过去还长得有点像鲁迅先生的广东人,在中国的雕塑艺术界创造了很多个“第一”,具体的不多说了,百度一下即可知道。关于他的艺术之路,或者说是成名之路,有人惊叹,有人质疑,有人鼓掌,当然也会有人摇头,但许鸿飞依然我行我素,独来独往。

      四五年前有一段时间,每当下班或周末有空,朋友都会拉着我到许鸿飞的工作室石磨坊去喝茶,每次去石磨坊必遇高朋满座,各路神仙汇集“吹水”,于是和朋友把在石磨坊听到的“吹水”段子整理编写,就有了《鸿飞逸事》这本书。

      本人并非艺术圈中人,坦诚地讲,许鸿飞跑遍全国全世界的巡展我一场都没去过,所以书中的内容我只当作是段子来编写,没有严格的去考究,但每一则段子,亲耳所闻,均有出处。

      最近翻阅一下《鸿飞逸事》,里面不少段子还是令人忍俊不禁,这么好玩的内容就这样埋没在故纸堆里,有点可惜,因此近日把书中内容摘录几则,重新编写分为几章,与大家分享一二。

林中行

2019年7月下旬于康乐园


主编    林中行  吴康康



禅师见许鸿飞,归后,徒儿亟问观感。禅师低眉良久, 乃答:“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一切,皆有可能。”

【放弃指标,拒绝升迁】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许鸿飞初三时,其父许高湖所在工厂有照顾干部子弟进厂指标。然许高湖盼许鸿飞专心艺事,弃之;并申请驻广州办事处,携子羊城求学。数月间,许鸿飞画艺大进。时单位召许高湖回,升任供销科长,乃肥缺,亦婉拒。翌年,许鸿飞考入广东省工艺美术学校雕刻专业。


【夙愿已了,此生足矣】


未能走上艺术道路乃许高湖平生所憾,然许高湖晚年每对人言:“夙愿已了,此生足矣!”盖因膝下子女,俱有成于艺术。长子许鸿飞不待多言。女儿中, 许玉玲乃广州美术学院水彩专业研究生学历,许君佩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工艺系,许玲珠则从事服装设计。


【大学接工程,不仅费用自理,还能养家】


大学时,许鸿飞多接雕塑设计工程。四年间,一切费用足以自理;妹妹二人学校开销,亦能承担。


【毕业没能留校,幸好幸好】


大学毕业时,许鸿飞差点留校任教。二三十年过去了,如今许鸿飞常对人言:“幸好没留校,否则,每年忙于考职称备讲义,哪里还有时间来搞真艺术。

2010年,许鸿飞评上国家一级美术师。


【到党校进修,反而客串艺术老师】


2014年,许鸿飞入广州市委党校进修学习。闻说许鸿飞来也,众学员提议:”给我们讲讲雕塑如何?“许鸿飞于是在党校讲起艺术,客串一回老师。


艺术家之责任】


有人问:”为拉近广州与国际现代雕塑名城之距离,你有何建议?“ 

许鸿飞答:”艺术家的责任,在于自创风格、突出个性,让他的作品为大众周知。今天的艺术作品,同质化严重,千人一面,如何分辨?又怎能走向国际?”


【艺术,玩物也】


许鸿飞说:”艺术,不过是玩物也。艺术一旦过于追求伟大,则容易失其本质及趣味。世界各流派哲学都在追问同一问题:如何能够快乐地生活?‘肥女’所 传递者,便是此等人生智慧。“



艺术一定要远离摆摊】


许鸿飞曰:”艺术一定要追求独立,远离摆摊。·高怎么可能与莫奈合作?时下往往一堆‘艺术家’集体挥毫之类活动,不过是忽悠土豪而已。数十人,排排坐,逐一出场,场面很大,热闹喧哗,但非艺术,乃工程。


一见“肥女”,如睹许鸿飞】


许鸿飞特能作“肥女”,其实他雕塑“瘦女人”一样很好。

许鸿飞说:”‘瘦女人’天下人人皆作,我岂能混同庸众、不分你我?没有自己的独特风格与独立个性,那是技术产品,不是艺术品;我专作‘肥女’,要的就是人们一见’肥女’,如睹许鸿飞。



【艺术品当如猪大肠】


某晚茶局,一客问:“何为成功的艺术品?”

许鸿飞不假思索答道:”艺术品当如猪大肠。

该客差点喷茶而出,惊叹地追问:”这个比喻真是一流,何解啊?

许鸿飞答:“艺术品是需要有味道的。试想一下,做猪大肠这道菜,如果草率地濯洗,必有屎味,超级失败!但如果猪大肠洗刷过度,原有的风味尽失,又味同嚼蜡,一样失败!因此炮制猪大肠绝非易事,须恰到好处。艺事同理,并无绝对标准,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做事并无计划,更无目的】


”肥女“世界巡展马不停蹄,许鸿飞风头一时无两。

有记者质问:”你的名气已经够大了,为何仍要全世界到处办展?

许鸿飞答:”我做事并无计划,更无目的。


激将法】


当年,上级拟推许鸿飞任广州雕塑院副院长。许并不是很积极。上级对许鸿飞说:“有人对你不服,认为你只会挣钱,不搞艺术。”许鸿飞即答:“如此,我决定当好副院长给他们看看。”


【最怕当众讲官话】


许鸿飞被委以广州雕塑院院长重任前,犹豫再三。

有人觉得奇怪:官升一级,大好事啊,为何犹豫?

许鸿飞说:”我最怕开大会当众讲话,尤其是带官腔讲话,所以未能决断。”然而与友朋喝酒品茗之际,许鸿飞往往侃侃而谈,幽默风趣,说笑难收。


【空话废话太多,恕不奉陪】


某日,会议甫散,许鸿飞笑着对主事者说:“空话废话太多,下次再是如此,恕不奉陪。


依然如故】


黄永玉反对许鸿飞当广州雕塑院院长。黄说:“当了院长,肯定没太多时间创 作;而且我们一起聊天的时间,也没了!”许鸿飞答:“黄老无需担心,一切如故。“果然,许鸿飞的”肥女”越塑越多;黄许二人忘年之交,历久弥新。


【给黑人艺术家担保:钱大有不是坏人】


有一段时间,美国青年艺术家钱大有作客石磨坊,并且在附近租房。不料频频换房,盖因业主不喜欢将房屋租与非洲黑人。每次换房,许鸿飞都陪钱大有前往当地派出所,开具证明,证明钱大有是艺术家,不是坏人。


以上图文均出自《鸿飞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