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生命的浪漫诗情 ——乔国强花鸟画欣赏

2019-12-07 06:53:45 来源: 张本平

书写生命的浪漫诗情

——乔国强花鸟画欣赏



乔国强佳作欣赏:竹石图  69cm×138cm


(文:张本平乔国强是中原画坛为数极少的没有唯美倾向的书画家,在河南成熟书画家中,他是一位从小我进入大我并承载民生重量的少数画家之一。他通过一系列的作品建立了一种重剑无锋、大道拙成、朴素凝重、富有诗情画意的新文人画写意画风。与自然的亲和力让我们重返生活之真。在他的作品中重建了一个语言的故乡和本真醇厚、自然亲切的生命家园。通过他的作品,重新阐释、打开了中原大地生活的情景。


乔国强的绘画作品是文人画一路,他深受历代文人画家的影响,他们的人格魅力,思想品格,以及在他们身上所体现的文人风骨,激励着他,成为他人生修炼之标杆。在文人画家中,他尤其对倪瓒、徐渭、八大山人、郑板桥、吴昌硕等大师的作品顶礼膜拜,常常沉入一朝步入画卷,一日梦回千年的往返留恋之中。可以说中国文人画对乔国强的影响和他长期的耳濡目染,成了他绘画探索的永不停歇的动力,进而也成就了他的绘画艺术。


乔国强是从荥阳市走出来的一位优秀书画家,也是辽阔雄奇的中原大地高天厚土的人性灵光滋润、养育的一位无出其右的书画家。他的作品不仅仅是对生活场景和习俗浮光掠影的风情式的再现,而是在他的大量作品中,揭示出他对现实社会中花与鸟山与水情感真实状态及其人性本源的主题。他的作品也不是院体画家的纯技术绘画,他的画是一种挖掘和塑造,并打开通向生活而不是关闭生活之门。他像一位从事长篇小说写作的作家那样,每隔三两年便有大作问世,从容自若又精心的描绘着中原大地经历的人类沧桑,通过其出色的技艺在薄若蝉翼的宣纸上而不是在画布和石头上雕凿出一个明确、具体、坚实和饱满充溢的世界形象。他的花鸟《玉兰花开》比同时期成名的同类画家的作品更耐看、更质朴亲和、更值得推敲,也更具中国风;他在稍后的《天竹顽石》《梅花铁骨》已建立了自己明确、一目了然的个人风格,只是有待时光验证;他90年代倾心创作的《野菊图》《满眼荷花开池塘》等作品则将自己的风格推向了极致,他2004年的新作《花间》《游春》《唤秋光》则是这位画家风格的完成和凝固。


从中国的历史来看,包容与多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点,早在汉代后期开始,就逐步形成儒、释、道三家共存的局面,思想的束缚远比西方中世纪来的宽松,因此中国的美术很早就呈现出一种多元而兼容的状态,明代以后,更逐步形成了皇家画院、朝野文人、艺术市场三足鼎立的格局,其中,又以朝野文人的创作为主导,引领着画坛始终以一种气定神闲从心所欲不逾矩的方式发展,而不像西方艺术的反叛到如今,变得鲁莽灭裂,法度全无。之所以能够这样,是因为萌生于唐、宋而大盛于元、明、清的文人画,其作者大都熟谙传统文化,能诗善文,学有专攻,是一批饱学之士,他们对精神层面的审美有一种本能地、更高地追求。由于他们的推动,中国绘画逐步从重形似转向重神似,从重客体表现转向重主体抒发,从重描摹转向重挥写,从重共性审美转向重个性审美,结果领先于西方四五百年,就实现了从形而下向形而上的飞跃。虽然近一百多年来,这个优良传统被强力打断了,但随着中华文化的复兴,中国美术重新面向世界,文人画的经验价值必定会越来越突显出来。所以乔国强作为一位中原画家,始终有一种使命感,就是为国画和其他传统形式面临的最大难题寻找答案,如何继承传统与结合时代?在复兴京剧艺术、相声艺术的呼声越来越高的今天,画家们要如何发扬光大自己的国画艺术?传统艺术要想不走向沉寂,变成博物馆里的文物,必须要产生一批具有时代精神,能引起人们共鸣的作品。乔国强对于此所做的努力让笔者深感欣慰。他大胆的用墨和巧妙的赋诗,使画面产生了新的生机与活力。


乔国强是一个以强调生活细节见称但又恰恰是个最不拘小节的画家,牡丹、菊花、梅花、竹子、兰花、月季、荷花、大鸡、雄鹰、金鱼、飞鹤、麻雀等,或具体的中原生活场景及花与鸟一经乔国强细致入微、浓墨重彩的刻画后,这些世界上最寻常具体的场景和最卑微的事物熠熠生辉并重新获得生命。是充实而非空灵的意境是乔国强花鸟画风的最大特色,也是这位画家的创作主体。更是这位来自中原大地的画家为中国美术尤其是中国花鸟画界带来的最新鲜、也是它一向最缺乏的东西--汉语美术所依凭的大地根性,他的那些寻常的场景、那些看似不入画的与其提供了一个创作的源泉,并以它平实的面貌论述了生活和艺术的关系,更以他朴实劲健的画风冲荡了中国画坛由于历史文化的淤积长盛不衰的颓靡之风。我们能在他的画中听到花鸟成长的声音。他在用色上,也擅长用色块表现花鸟作品主题。他的画中常有成片的颜色,由这种成片的颜色统一了画面的主题,烘托了气氛,展示了他对写意花鸟作品的强大掌控力。营造出一种别样的装饰性美感。这种装饰性美感,是属于这个时代的创新。乔国强的意笔花鸟画,让这一古老的画种重新焕发了青春。他对作品构图整体性的追求,也为意笔花鸟画的创作找到一扇通往未来的窗。


纵观乔国强的花鸟画是很爽净、很生动的,虚中寓实,实中寓虚,虚实相生,灵秀飘逸,诗韵十足,处处透着艺术大美之雅趣。他将继承和创新作为自己艺术的基点,将中原的富丽凝重和南方的娟秀细腻融容贯通,从极致中求雍容,从笔法、色调、构图、立意中见诗情。用时代的精神和创新的胸臆,把茂盛蓊郁、灿烂、幽深、静谧的天然生趣、真趣、野趣、机趣,把花鸟画从传统的萧疏、闲适、君子在野、孤芳自赏的情趣中置换出来;他赋予画面以文学的性格、诗化的意境,发展创新、清新、明丽的个人风格。他追求清虚明艳、秀美安静的意境:在严整的写生基础上剪裁得体,在简约的同时更突出自然的生机,强调在画面中体现天趣。乔国强着力加强线条的表现力,赋予作品以生机勃勃的境界,于无声处张扬生命的魅力。他也见长于色彩调子的处理,减弱固有色,表现主观整体的色调感染力。他用洒脱精炼的笔墨,构铸出作品雍容的气度;他用浓郁的书香,诗性的心意,写出极致精神所具有的永恒价值。他30多年的艺术追求与实践,数十年倾心于中国画用笔、用线、用色、构图、立意上的苦心研究、经营,让写意花鸟画焕发出新的生机。他通过生动描绘表现对象的自然形态,深刻把握其内在精神,体会生命之情,将写意抒情,富贵凝重与娟秀细腻,高贵雍容与飘逸脱俗,大气磅礴与淡然书香,清隽典丽与浪漫诗意,作为他绘画艺术最主要的特征。他的代表性之作《牡丹顽石图》《春城花开》《寻觅》《春仙子》《荷塘神韵》《牡丹双娇》《幽兰》《竹友》《梅花》等作品,在精严的传统技法中,孕含灵动和野逸,富丽和端庄,凸显出乔国强的艺术品格。


认识乔国强已久,对其人、其行、其画、其艺、其修了解也颇多,他不是聚会中夸夸其谈赚人眼球之人,也绝非频繁出入多种展会的活动家。厚积而薄发的乔国强,凭借雄厚的实力与学养,用自己的方式,在对绘画的仰望与痴迷中走过了数十年。他低调朴实为人,潜心艺事,却感觉敏锐,有真知灼见。他在绘画方面的突出成绩,得益于他在诗词、文学方面的深厚学养。在他的绘画作品中,经常书写自作诗。其诗有写自然美景的,有写临池感悟的,或直抒胸襟或间抒豪情,情真意切。他以诗入画,深得文人画意趣。从其画作中,笔者可以深深感受到他深厚的文化底蕴,也可以看得出他卓绝的苦功、艺术的性灵和独具魅力的艺术文风。他对朴素生活花鸟世界的真切回归,他纯粹的意笔画语言,他对世界重量的担当和承载,他以小见大、知微见著的史诗图式和以一当十的严谨作风,他的精雕细刻,无不见出他的独创性及其与他人的区别,他既在出走又在归返,但总是步履坚实,既在毁弃又在修屋建造,既在吸收他人又把个人风格推向极致。乔国强从成熟之作《思》以来的执着探索,建立了我们对以宣纸、毛笔国画颜料等材质及意笔和水墨性语言为基础的中国视觉语言的明确信心。笔者已经看到一位来自中原大地的画家脚踏实地的努力和那迈着坚实的步伐,也看到了一个画坛新星冉冉升起的曙光。


乔国强擅长运用冷暖色调的对比和色阶的韵律,将中原的富丽凝重和南方的娟秀纤巧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在统一的大美语境中保留着浓郁的个性特色,使其作品更加清新,更加的赏心悦目。他的花鸟画不囿于传统,他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将现代绘画的多种元素构成引入到了花鸟画的创作之中,并从大自然中汲取美的元素结合自己独特的艺术感受,凝炼诗化成为个性的艺术语言。他的意笔画毫无柔弱之态,充满了大气磅礴的风采,其用墨浓淡精到,构图巧妙精美。他吸收各家之所长,勾勒笔迹周密,紧劲联绵,于微妙的变化中淋漓尽致地表现着各种不同的形象和意趣。


30多年艰辛的艺术劳作和个人奋斗历程中,乔国强在这个乱云飞渡的纷纭年代开创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艺术天地,在作品中重建了一个语言的故乡和本真朴素、自然亲切的花鸟画家园,通过他技艺精湛的出色艺术重新阐释和打开了中原花鸟的世界。他是从中原大地上第一个站起来的成熟画家。他成熟的画作是中原大地在其历史中为自己找到的舌根和嘴唇之一,这不是唯一的言说,却是一种落地生根的言说,因为它阐述着世界的来源、生成和光线,从他的画中我们可以打开过去,因此说他是个描绘时间的画家。尤其是他在自己的作品中建立了独特的花鸟画艺术语言。可以说在中原众多花鸟画家中,乔国强是颇具理想主义色彩、关注普通人生命情感,为人情人性挥毫,为大地乡村为花与鸟吟唱的灵魂歌者


乔国强艺术作品欣赏:


鹌鹑 26cm×28cm


春情 48cm×53cm


荷塘小景 50cm×35cm


结伴行 25cm×24cm


同在屋檐下 52cm×48cm


玉兰盛开 68cm×68cm


竹韵 55cm×50cm


菊霜35cm×135cm


竹石图  69cm×138cm


憨竹笨鸟 55cm×50cm



艺术家简介:

乔国强,中国民主同盟盟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民盟河南省文化艺术委员会诗书画支部诗书画工作室主任,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刻字委员会委员,河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鸿儒书画院副院长,郑州溱洧书画院副院长。曾出版《中国当代书画家作 品丛集》、《刻骨铭心》、《画余闲好乔国强诗画集》、《画语诗心》、《走近吴燃吴燃绘画艺术文集》、《契合丹青》(合作)、《陈天然绘画艺术研究》等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