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世界的平台革命——从暧昧到拥抱

2019-04-19 01:00:44 来源:午夜链擎
區塊鏈技術的出現,亮瞎了很多思維固化的腦筋,他們表示不可思議:怎麽能夠這樣呢?
 
自從區塊鏈技術出現,尤其是以區塊鏈技術作為基礎的各種數字貨幣的粉墨登場,很多人都表示難以接受。壹直到2017年,面對數字貨幣的升值,很多人表示憤憤不平,大概是因為他們來不及參與。等到2018年數字貨幣幾乎腰斬,很多人都幸災樂禍,認為數字貨幣消失才是壹個真實的世界。
 
他們只不過難以接受數字貨幣,至於區塊鏈技術,他們還是認可的。他們居然還認為這項技術可以提供很多便利,甚至更大程度上認可區塊鏈技術可以革命性的改革很多行業,從金融到農業到健康到社會管理等等。
 
前幾年,還有很多地方紛紛出臺各種政策,拼命限制數字貨幣的擡頭,另壹面又表示歡迎區塊鏈技術的研發和應用。如果說區塊鏈技術和數字貨幣是母子關系,他們的態度就是歡迎母親,但是不喜歡這位母親的孩子。原始的基因受到歡迎,可是,進化過的基因居然得不到認可,這種曖昧以至荒謬的做法,前幾年輪番在這個星球上的不同地方上演。
 
數字時代毫無疑問意味著,數據會成為壹種價值及衡量價值的媒介。這就好比在黃金作為交易媒介的時代,黃金是壹種自帶價值的資產同時也是衡量其他資產的媒介。
 
在數字時代,想限制數字貨幣只好比割斷互聯網,從互聯網時代回歸紙媒的信息時代。要是覺得紙媒也有某種危險,只能回歸手抄年代,連印刷術也可以免了。如果這樣,難免會有人認為手抄也是太快了,還是用回到刻刀時代比較好。於是,全球回歸茹毛飲血的石器時代,壹個部落人數不超過150人,真是老死不相往來,大同時代完美實現。
 
須知,科學技術的發展是壹個不可逆的過程,只好比今天的馬車只能作為壹種古董僅供展覽。要是哪位老先生還趕著華麗的馬車在高速公路上逍遙,精神病院的醫生可就不客氣了。
 
數字貨幣的崛起就是這樣壹個不可逆的發展過程,哪怕有螺旋、有起伏,終究還是日復壹日往前往上走。誰要是螳臂當車逆流而下,勇氣固然可嘉,可惜不過徒留笑話。唐吉可德臨終時候的懺悔,完全可以送給這些敢於反抗潮流的勇士。
 
進入2019,對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態度,馬上有壹個巨大的轉變。多個地方紛紛表示,數據是數字時代的血液,誰擁有誰受益。這個話明白的說就是,數據是數字時代的硬通貨。雖然壹些辣子雞的數字貨幣已經回暖,增幅讓人雀躍,每天的波動起伏,也不是壹般人能夠冷靜對待。再加上如今市面上的數字貨幣琳瑯滿目,撲朔迷離,讓人難以辯雄雌。
 
21世紀註定著是壹個平臺的世紀,《平臺革命:改變世界的商業模式》開宗明義點題:誰的故事講得好,哪個平臺能夠讓人受益,最終會在這個殘酷競爭的時代脫穎而出。
 
從這個意義上說,OKCEC、RUSCEX、TESE、MTM、MoreChain數字資產終端系統等等平臺和要素,從戰略合作意義上組合形成的壹個區塊鏈生態圈,無疑會在區塊鏈行業異軍突起,讓人充滿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