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节回忆父亲

2020-06-21 10:13:49 来源:

文:丹麦 张辉


一杯浓茶,一包香烟,一件发黄的白汗衫。每天都写到深夜。这是我的爸爸。茶很苦,特别苦,整个杯子都是茶。香烟弄得小屋烟雾缭绕,爸爸若隐若现一直呆在里面。汗衫我一直觉得是因为汗多所以才叫汗衫。爸爸从来不讲故事,别人都说他学问高,但要他讲故事,他总是讲: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爸爸经常出差,出差回来总是变戏法似的,带我喜欢的玩具:枪。我的枪很多,手枪,步枪,带刺刀的,喷火花的。小朋友们总喜欢上我家玩抓迷藏:打仗。每人配备一支枪。爸爸从北京回来,就会讲北京舅爷请吃烤鸭,烤鸭有多好吃。从此我觉得舅爷就是烤鸭啊。那时每个星期天是我们法定的吃冰淇淋的日子。爸爸总带着我们姐弟三人欢天喜地地到福州冰厅吃冰淇淋。那是我们一生中最好吃的食物。爸爸总喜欢看我们的作业。有次才得了60分,担心爸爸不高兴,他却说:及格了啊,很好啊,比我小时强。爸爸很关心我的学习,每次作文他都看,从来只说好,不给任何自己的意见,特别喜欢的地方他会念念。爸爸对任何事都很喜欢,好像除了写作,做什么都不行。这也是他的挚友作家宋祝平打桥牌的时候,老说爸爸,你看你爸爸又要输了。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两个人怎么能打桥牌。


爸爸对任何事都很乐观,哪怕文革时进了牛棚,他反而长胖了。那时可没有减肥的概念,大家都觉的胖点好,说明开心、健康、没有饿着。爸爸喜欢读书,最大的乐趣就是我们一起去新华书店买书,还给两姐办了图书馆借书证。现在书也成了我们姐弟三人终身伴侣。我不太读书,但丹麦家里也是书堆积如山。有次全家小宴,奶奶姑姑准备了好多好吃的,爸爸一直不回来,饭菜都凉了,但奶奶还是坚持要等。爸爸终于疲惫地回来了。我冲着爸爸吼,爸爸那次真的生气了。我特别委屈地说,我们不是一个战壕的战友吗。他笑了。我记得我们开过三次正式的家庭会:讨论两姐姐的男朋友,也讨论过我的女朋友。大家都要说出意见。然后投票。会议爸爸主持。

爸爸喜欢做吃的,每年过节,爸爸都会和爷爷奶奶用特大的锅卤大块肉。我每次回家,他都会做黄酒蒸鱼,香菇鸡,蒜蓉空心菜。这是我们家的味道。记得下放在乡下暑假,两姐回来,爸妈特别高兴,做油炸红薯球。结果红薯球炸开,油溅到穿短裤的爸爸腿上,腿上出现无数的血泡。

爸爸朋友很多,真的很多。有同学,有同事,有领导,还有自己的弟弟妹妹,妈妈的弟弟妹妹,和近的远的亲戚们,街坊邻居。每年过年都会回东街口给各位老人拜年。外婆特别喜欢爸爸。爸爸走了,是在非典期间,好几百人赶来送别。

爸爸是:浓茶,汗衫,香烟(尽管爸爸40岁就已经戒烟),很多书;总是笑,总是耐心听人说话,总是给予鼓励。还有香菇鸡,黄酒蒸鱼,蒜蓉空心菜,当然还有冰淇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