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经济学家:特朗普误判中国经济实力

2019-02-26 05:37:53 来源:中国驻瑞典经商处


《世界报业辛迪加》225日发表美国经济学家、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Stephen S. Roach)评论文章。文章称,特朗普政府低估了中国的恢复能力和战略决心。看着中国经济放缓,美国相信对手已遍体鳞伤,只求速战速决。而拥有足够政策空间应对当前局面的中国领导层根本没必要放弃长期战略。虽然着眼于双边贸易的表面交易似乎即将达成,但究竟谁占上风则各说各话。

中国经济在过去几个月中走弱并非源于美国自以为得逞的关税战略,而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求仁得仁。这最初由去杠杆引起,旨在消除债务密集型经济增长的风险。值得赞扬的是,中国已采取积极行动避免可怕的日本综合症。

这一努力在很大程度上使得信贷增长从2016年初的16%左右放缓到2018年末的10.5%左右,对中国曾经强大的投资引擎产生了重大影响,增长幅度也从2013年底的20%放缓至2018年末的约6%。

同时,美国关税的影响才开始有所显现。虽然中国在201812月和20191月的对美出口同比下降约3%,但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则持续增加,主要原因是新兴市场的复苏。鉴于出口可能会抢在农历新年和美国关税进一步增加之前,那一定程度上的回落也是意料之内。虽然这可能会淡化短期前景,但很难将过去几个月的放缓归咎于出口。

为了对冲相关风险,中国迅速着手利用其比西方更大的政策灵活性这一内在优势,而西方在财政和货币刺激方面已触天花板。中国过去一年内五次降低准备金令银行贷款增加,信贷增长也在2019年初有所抬头,可在年中之前改善总体经济。

相比之下,美国经济更像是打了一针鸡血。在2017年末的超大减税政策推动下,2018年经济增长率回升至约3%,比前八年平均2.2%的增速快了近一个百分点。但随着财政刺激措施逐渐退场,GDP增长也会复原,与国会预算办公室最新预测的2019年增速只有2.3%一致。

甚至美国出现更弱走势的风险也在增加。2019年初美国股市反弹未能抵消2018年末的大幅下跌,后者严重削弱了家庭财富和消费者信心,导致12月零售额大幅下滑。随着领取失业救济人数开始上升,住房部门业已疲软,全球经济日益动荡,而美联储手中弹药有限,经济复苏势头越来越弱。

中国在政策推动下的改善和美国在政策限制下的放缓这两条截然不同经济增长轨迹也加剧了长期基本面的更严重错配。中国在2018年的国民储蓄率相当于GDP45%,是美国18.7%的近两倍半。尽管由消费者主导的重整使得整体经济从储蓄过剩转向了储蓄吸收,使中国储蓄率相对200852%的峰值有所下降,但这令中国仍然拥有一个美国人求之不得的缓冲空间。

此外,美国85%的总储蓄都被用于更换过时和破旧的存量资本。如记入折旧,美国2018年的国民净储蓄率仅为3%,还不到二十世纪最后三十年6.3%平均水平的一半,甚至远低于中国的净储蓄率,而中国的存量资本相比之下更为崭新,无需大批更换。

储蓄差异也凸显了两大经济体在增长潜力的投资支柱上的关键差异。2018年,中国的投资相当于GDP44%,是美国21%的两倍多。而鉴于美国的存量资本日益老化,两大经济体的产能提升型净投资头寸之间的差距也就更大。这展现了中国在为其城市化、基础设施投资、人力资本和研发以及向自主创新等长期增长需求提供资金方面的相对优势。

此外,两国间的储蓄差距可能在未来几年进一步扩大,因为看似长期性的美国预算赤字会推动国内储蓄率进一步下降。另一个复杂因素则是在为其有限的投资潜力提供资金时,美国也需要同样长期性的经常账户赤字补充匮乏的国内储蓄。而经常账户赤字肯定会引发巨大的多边贸易逆差,这也点出了尚未达成的贸易协议中最为薄弱的环节,美国只能依赖一个中美双边解决方案来应付其与100多个贸易伙伴之间的更严峻赤字问题。

经济实力是相对的。美国经济的短期复原能力已被消磨甚多,还可能在令人忧虑的长期基本面下进一步减弱。而中国相反,在相对稳固的长期基本面背景下,今天的短期疲软应该会在年中得到逆转。这将给美国谈判者当头一棒,因为他们误读了中国的实力和表面贸易协议的空洞利益。